Molon

Absolutely insane

Neighbours(其实和邻居没关系…

CM看多了的产物,原创
一、The Last Dance
“您好,这里是911.”
“Help Me,有人要杀我。”一个慌乱的声音大叫道。
“我们需要您的确切地址。”
“真抱歉,我弟弟不太正常。”另一个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扰您了。”
“没关系。”
“晚安”电话被挂断了,接线员隐约听到了有人小声呢喃着“help…”
我是Roy,Roy Eleen,24岁的律师实习助理,而就在刚刚,我做出了一个,大约是我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这一切是怎样开始的呢?大概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抓着一袋子材料,急匆匆地赶去事务所,我撞到了某个人身上,我们都摔倒了,资料散了一地,我的眼镜掉在了一边导致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胡乱摸索,很快,我的眼镜被递了回来,“抱歉…”我说道,“没事。”他的声音很好听,一打已经重新整理好的资料递了过来,他是个漂亮男孩,半长的金发,海蓝色眼睛,精雕细琢的五官,笑起来宛如天使一样,但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的忧伤和恐惧,但很快那些情绪就消失殆尽了,“谢谢…啊,我从没见过您。”我向他微笑了一下,男孩也带着点羞涩地笑了一下,“我刚刚搬来…嗯…我该走了。”说完,他就跑进了对面的房子,而那天,我迟到了30分钟。
我的上司是个非常温和的人,因此你很难想象他在出庭时的样子,现在这个温和的人正苦恼地看着我,“你…在搜集资料的时候和人打起来了?”“什么?”我愣住了,“你左边的镜片碎了。”“啊?”“我觉得你应该是和什么人撞上了?”那种温和的气息瞬间褪去,我下意识的以为我们还在庭上,被告席上是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告诉我,Eleen,你和谁撞上了?”他手里正捏着一张便签,上面用红色的马克笔大大地写了一个“Help”,“一个男孩,至多18岁,住我家对面,这算什么,恶作剧吗?”我不解地看着他,“天啊,Roy,你身边都住了怎么样的一帮人啊。”之后,他就不再理我,埋头于资料之中了。
我的上司对这种事稍微有点神经过敏,毕竟他负责恶性犯罪,而且定罪率很高,我给他做助理快满两年了,他在同行里的口碑不错,提到Erwen Radmir,大部分人第一反应绝对是称赞,不知不觉中,时钟已经指向了8点,“我们走吧?”我问道,“我还有点东西没弄清楚,这对明天至关重要。”“那我先走了,回去晚了我会被房东骂死的。”我耸了耸肩,“烂借口,你的房子是自己买的,分期付款,我送你回去。”“你确定?噢…为了那个男孩是吧…”他没再说话,只是从衣架上拿过了他的风衣,“Roy…我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他把我送回了家,当然,我们谁都没在目的地下车,我们都盯着对面的房子,“Roy,看着点他们,找机会问问那个男孩。”最终,Erwen这样说道,他看着我进了房间,我知道,他会多等15分钟,因为他记得,他经手过一起恶性入室抢劫杀人案,就是凶手在房间里埋伏了很长时间才动的手,他知道,我检查完整个房子,需要花10来分钟。他是个很好的人。
到了半夜,我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我以为Erwen有发现了什么疑点之类的,他经常通宵工作,但电话里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Help me.”这把我吓坏了,过了好一会,我才问道,“你…是谁?”“Galen,Timothy Galen!”电话被挂断了,我睡意全无,立刻打给了Erwen,“Roy?”带着点倦意的声音传了过来,“Erwen!有人打电话给我!”“别急,Roy.”他大概听出了我的焦虑,“Roy,深呼吸,保持镇静。”“他说'help me'。”我大口大口地喘气,那个声音太恐怖了,那个拉长了的哭音,更何况现在是凌晨2点,“Roy,别怕,我这就过去找你。”很快,Erwen的车就停在了我家门口,“Roy,告诉我,怎么回事?”他给我倒了杯热水,端了过来,我都快要给吓哭了,虽然我的上司处理恶性犯罪,但他让我弄的资料大部分是关于当事人的背景之类的,估计也是怕吓到实习生,因此我现在吓坏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Timothy Galen,他说Timothy Galen.”接着,Erwen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Erwen?”“Roy?你没听错?”过了好半天,他才喃喃地问道,我摇头,“我认识一个Timothy Galen…15岁…金发蓝眼…漂亮男孩…但是,他死了啊。”
我给我们俩一人倒了杯热水,之后,Erwen才开始讲他的那位Timothy Galen,那时候Erwen的事业刚开始不久,一个几乎要崩溃了的女人找上了他,Galen女士的儿子Timothy失踪了,讲到这部分的时候,Erwen笑了一下,“难以想象吧,失踪了却跑来找律师。”他说道,当时年轻的Erwen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Galen女士坚称是一位被Erwen定过罪的人杀了她的儿子,“她走后,我就报警了。”Erwen喝了口水,“你猜怎么着,他们在Galen家的后院里挖出了Timothy Galen的手指,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唯一知道的是Timothy已经死了三年了。”Erwen靠进了沙发里,他看起来累极了。“查出是谁做的了吗?”我问道,Erwen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据说档案被封存了。”
这时,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开免提。”Erwen说道,“Liar!”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Liar…”那声音又低了一些,“Agent Radmir…你答应我了…”“Timmy.”Erwen说道,“我很抱歉Timmy,我不知道…”Erwen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以为我们抓到他了…不然我怎么会…”“Help Me…”“你在哪,Timmy”Erwen哭了出来,“opposite…”电话挂断了。
屋子里一片寂静,压抑的哭声十分明显,最后,我忍不住问道,“您骗了我么?”“是的。”Erwen宛如脱力一般地倒在沙发里,“Timmy是我的儿子,Galen是我妻子的姓氏,那个时候我是个探员…我…侧写错了,我们抓错了…我让Timmy自己回去…呜…我再没见到他…”他语无伦次地说着,我沉默地走过去,抱住了他,“我们可以把Timmy救出来的。”我在他耳边说道。
或许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们没报警,Erwen杀掉了那个人,那个带走Timmy的人,他没开枪,他拿着一把刀,一下一下地捅进那个人的胸口,我就那么看着,那个样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躺在那里抽搐,他在笑,鲜血从他的嘴里涌出,最后他不动了,我们没找到Timothy,于是我们只能分开搜索,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Erwen Radmir了,他的Timmy杀了他,我看见那个金发男孩跪在带走他的人身边称他为“Father”,Erwen就躺在一旁,伤口上的血还未凝固,那双蓝眼睛已经没了光彩,他的脸上还凝着泪痕,他是个很好的人,对我很好,我合上了他的眼睛,轻轻地吻了吻他的眼睑。
“Timothy,我们来玩吧。”我想我正在哭,没人再像Erwen一样在乎我了。Timothy还太年轻,尽管同一个连环杀手生活了3年,他也不过才18岁,在我挂掉了那通打给911的电话,男孩惊恐地盯着我,“Timothy…”我向着他微笑“你杀掉自己父亲的时候并没害怕也没愧疚,为什么怕我?”我想了想,“不想杀我,却想打911?对了,你今天下午就表现出来了,你在我这里闻到了同类的味道么?嗯…你知道的,其实并不太难受,我会把你3年前欠的那一次补回来。”
“你知道,我也喜欢金发的男孩子,我更喜欢他们的金发沾上血污,蓝眼睛不再散发光芒的时候,唉,你看我放弃了这个爱好2年多了,我只是不想Erwen太忙。”
我叫Roy Eleen,我刚刚完成了我错误的决定,其实不然,我想那是我能为Erwen Radmir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正确的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