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Neighbours

四、Boom,boom!
Quantico,
电梯门开了,Essentin随着Erwen走进了BAU小组所在的办公区,所有人在看到他时都一脸惊讶,这种表情让他有点别扭,他皱了皱眉,很快他就在注意到了一个脸色阴郁的金发男人,他猜想那可能是Andrew Crane,那个男人起身走向他,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笑容,带着讽刺的那种,他说道,“你喜欢替代你的弟弟么?我想作为私生子,你大概14岁才融入或者说被带入那个家庭,但并非真正被接纳,弟弟还是中心,你嫉妒他,想取而代之,你们如此相像,年龄相差不大,大约1-2岁,你要真的想彻底取代Randle,我建议你把头发染成…”“Andrew Crane,闭嘴,之后出去冷静一下。”Erwen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把声音提的这么高,他听起来有些气愤,Crane没在乎这个,他起身离开,在路过Essentin身旁时,那个同Randle相像的男人叫住了他,“Agent Crane,你错了,是12岁。”Crane瞪了他一眼,就离开了。“大家,这是Jerome Essentin Randle,Essentin,这是大家。”Erwen的语调重回平静,Asher率先过来同Essentin握了握手,之后Usben和Gellenda也走了过来,“你可得告诉我你怎么让Lorents签的文书。”Gellenda笑着说道,“我会的,Gellenda,你比Jerry描述的更有魅力。”Bella显得有点拘谨,但她还是过来同Essentin握了手,Essentin给了她一个笑容。之后这些人就各自散开了,Erwen走向了他的办公室同时示意他跟过去,Erwen把门关上,同时也把百叶窗合好,“你可以…不怪Crane么?”他问道,“当然,我了解Jerry对他的重要程度,也了解他的那些小问题,sir.”“我是说,这种事不会只发生一次,我了解你,Essentin,我同样也知道是什么让Lorents签下的文书。”“Sir,之前发生什么并不意味着之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很抱歉你得经历…”
敲门声打断了Erwen的话,“请进。”他说道,Gellenda走了进来,“抱歉打扰,但有个案子。”“你把Essentin带去会议室吧,我会去找Crane的。”Erwen起身,在那一瞬间,Essentin感受到了一种实质的悲伤,Erwen走了出去。
很快,BAU小组就聚集在了会议室里,Crane仍旧对Essentin充满敌意,Gellenda看了一眼瞪着Essentin的Crane,又看了看根本不想理Crane的Essentin,最后在Erwen眼神的示意下开始了简报,“爆炸案,这次发生在Miami的Daken,共2起,全部发生在公共场合,无人员伤亡。”“嗯…投弹手通常为男性,不合群,有犯罪行为史,50%的投弹案是蓄意破坏公物,投弹手大部分都在最后意外把自己炸上天。”Usben说道,“如果都发生在公共场合,他是怎么做到无人员伤亡的?”Asher看着他手里的卷宗问道,“这点我们…”接着,Gellenda随手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起了电话,很快通话结束,Gellenda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收回无人员伤亡那句话,刚刚这位投弹手在一条购物街上安放的炸弹炸死了3个人,炸伤了5个人。”“简报结束,详细信息我们到飞机上再讨论。”Erwen说道。
在飞机上,Gellenda很快把新的现场照片发给了组员们,“所以,我们可以认定他升级了?嗯…投弹手也会升级?”Crane看了看现场照片,“或许吧。”Erwen看着那张照片显得心不在焉,“我觉得有点奇怪。”“规模不同。”Essentin说道,“前2起规模小,而且只是注重效果,给人震撼的视觉效果而忽略其杀伤性,但这一起,规模更大,注重杀伤性,他换了制作方法。”“如果你得到一部分残骸,你能复原么?”Erwen问道,“或许吧,应该不会太难。”Essentin端详着那几张照片。“好了,现在所有人休息一下,我们还有20分钟就着陆了。”Erwen把案卷合好,对所有人下达了命令,Gellenda和Usben在长沙发上靠在了一起,Crane打开了一本书,Erwen拿过了他的笔记本写着什么,Asher小心地坐到了Essentin对面,“hey…”他用一种极低的音量说道,Essentin看了看他,“别觉得抱歉,那不是你的错。”“whoa,你怎么知道我想说这个的?Essen,如果你不是反黑组的,我绝对会以为你是什么复职的资深侧写员。”“有的时候感觉是种天性,悲惨的生活遭遇有的时候会使孩子长大后变成你们缉捕的对象,但有的则给予了他们一种天赋。”Essentin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声线平稳。
Asher盯着那双浅蓝色的眼睛,过了很久,Essentin再次开口,“呃…如果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不会介意的,就只是别这么…看着我。”“你怎么走出来的?”“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们呢?”Asher顿了一下,“他们见到的太多了。”“噢…”Essentin笑了笑,“你会梦到我的Jerry和那个…人一起烧成灰烬,一次又一次,之后你开始疑惑,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平静。”Asher点了点头,“所有人都会伤心,但他们得确保,悲伤不会影响他们的判断。”说完这些后,Essentin有些疲惫地靠进了椅子里,“我得休息会…”
Miami,Daken
他们头一次见到在机场等着他们的警探,一个干练的女人,Gellenda向他介绍了组员,Dimmock警探在去往警局的路上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到了警局,她将BAU小组带到了一件屋子里,屋子内有个硕大的白板,已经贴好了现场图片,她叹了口气“你们知道吗,这些个受伤的人都是教区的居民,自从有伤亡开始,就有不少人到警察局抗议……”她顿了一下,“呃,我不信教,但他们明显把这个当做是神的旨意,他们的…神迁怒于他们,是因为一个高中的老师,我们已经把那个老师带回警局了。”“他有嫌疑?”Usben问道,“不…我们是怕那些疯子弄死他。”Dimmock的脸上显出了一种苦恼的神色,“我能和他谈谈么?”Gellenda问道,“当然,我带你过去。”她们走后,Asher和Essentin去了证物室,Usben去了停尸间,Crane去找那几个轻伤的患者了解情况,而Erwen则去了现场。
证物室的负责人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他叼着一支棒棒糖,费力的从比他高出不少的地方拽出了一包东西,“这些都是残骸,享受拼图乐趣吧…另外,J,我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之后他就离开了证物室,把地方腾给了两个探员,“你们认识?”“我们很熟,之前我在这里帮过他们。”Essentin带上了一副橡胶手套,“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投弹手的创意吧。”他拆开了密封好的袋子,将里面的零件一件件地取出,“螺纹钢管,他可能用了点硫酸铵,”那些残骸在Essentin手里逐渐成型,“我拆过这种。”Essentin把手里的某块像是弯管的东西放下,“硫酸铵,氯化钾和铝粉按比例混合,再加上弯管连接引爆器,再连上定时器,轻轻按个按钮就能引爆。”他停了一下,“我想,他第一次做这种杀伤力的,连接做的不算精细。”“这些东西都很常见,但不容易组装,尤其是炸药的比例。”“所以他要么是个自学成才的手工业从业者。”Essentin说道,“要么就是化工行业人员。”Asher很自然地接上了那句话,“我们该让Bella查一查。”
几个小时后,BAU小组重新汇齐,但并非所有人都像Asher和Essentin这样顺利,Gellenda和Usben看起来有些奇怪,Crane不发一言,甚至都没再用敌视的眼神看Essentin,“我们先说说掌握的线索。”Erwen最终开口道,“那我先说吧…”Gellenda站了起来,“那位化学老师Samael Lauren,是个同性恋,这也是那些教民敌视他的原因,他们多次要求学校解雇他,但是校长拒绝了。”
“这倒是让我这边的说辞有了个合理的解释,”Crane扶着额头,“所有人都声称Samael Lauren要对这一切负责。”“他不像是我们的unsub,”Gellenda说道,“他被这一切吓坏了。”“我看了尸体,无论是不是他,反正杀死那三个人的unsub非常痛恨他们,除了炸伤之外,他们的身体里嵌了不少铁片之类的金属碎片。”Usben说道。
“死者是一对姓Linwood的夫妇和一名牧师,那对夫妇有个上12年级的儿子Viktor,”Erwen说道,“Bella查到了Viktor所在的学校就是Lauren任教的地方。”“Erwen?你不会认为那个老师做了这些吧?”Gellenda问道,“他有这么做的理由,能力和时间。”“Sir,让我去和他谈谈行么?”Essentin看了看会议室对面的小房间里坐着的男人,“让Crane和Usben去吧,我需要你去其他现场看看。”Erwen思考了一会才说道,“Gellenda去和那对夫妇的儿子谈谈,Asher我需要你查一查那对夫妇是否和那名牧师有私人关系。”
“Mr.Lauren,您好。”Crane坐在了那个男人对面,露出了一个微笑,“我…以为那位女探员已经问过了问题。”男人向椅子里缩了缩,“我想回家去…”“恐怕不行,为了您的安全着想。”男人抖了一下,“呃…那…我是说,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有三个人因为一起爆炸案死去,Linwood夫妇和牧师Davy Hazer,”Crane说道,“他们对您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么?或者他们的行为让您痛恨他们以致想致他们于死地么?”“不…不…我…他们…”Lauren显得慌乱极了,“他们…天啊…”之后他似乎被呛了一下,开始拼命地喘息,“他有哮喘…”Usben说道,接着她走了过去从Lauren的口袋里拿出了吸入剂帮他压进了鼻腔,“我们很抱歉,先生。”Usben把那支吸入剂放进了Lauren的手中,就同Crane离开了那个房间。
“你们确定?”Erwen拿着电话又问了一遍,Essentin把视线从地上黑灰色的痕迹移到了Erwen脸上,“好吧。”他挂断了电话,“不是Lauren。”“为什么?”“他有哮喘,精神压力过大会导致他的病发作,而且发作起来他手抖的连吸入剂都拿不出来。”“从炸弹也能看出来,这一个和第二个都是试验品,投弹手在改造他的装备,我想下一个会更具杀伤力。”“但我们连个能排查的名单都没有。”Erwen盯着那片地面,接着他俯下身,从靠近角落的位置拿起了一小片金属,“你觉得这是炸弹的一部分么?”“这更像是…一个十字架的一部分。”“好歹有个名单了。”Erwen笑了笑。
相较于Erwen和Essentin,Gellenda的进展不算太顺利,她在教区转了一大圈才找到了Linwood的房子,在她敲门之前,一个女孩从隔壁的房子里走了出来,她打量了Gellenda一下,就问道,“你是来找Vik的么?我是Kira,他的同学和他的邻居,你现在找不到他,我已经帮他们家照看了好几天屋子了。”“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当然。”Kira把她烫成波浪形的栗色长发向后捋了捋,“我们进去说吧。”
Kira把Gellenda带进了她的屋子,“Kira,你知道Linwood夫妇有什么仇家或者关系不好的人么?”“噢,他们都是挺好的人,”Kira耸了耸肩,“但有的时候他们确实挺混蛋的,但恨他们的人应该不会有。”“好吧,Kira,你觉得Lauren会伤害他们吗?”“探员,如果你是指Samael Lauren的话,他绝对不会,尽管他们伤害过他,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他是这里你能找到的最好的人。”“能告诉我他们做了什么吗?Kira.”“好吧,你知道教区里的那些老教民对于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不高,但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把Mr.Lauren当成恶魔,他们甚至对他进行了一次驱魔仪式,Mr.Lauren有哮喘,之后他们差点弄死他,是学校的老师们闯进去把他带去医院的,Mrs.Alison甚至因为这个被拘留了两天。”
Gellenda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条信息,“你们都挺喜欢Mr.Lauren的?”“实际上……”Kira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学生都挺喜欢他的,毕竟我们又不是我们的父母,我们可以自己判断。”“你介意带我去Viktor家里看看么?”Kira从茶几上摸过来了一把钥匙,“探员,Mr.Lauren还好么?”“他…挺好的。”Kira打开了隔壁的房门,“楼上第一间是书房,第二间是Vik的房间,靠里的是Linwood夫妇的卧室,客厅和活动室在楼下,等你看完了就去隔壁叫我,就行了。”
Viktor的房间被收拾地非常干净,甚至书架上的书都按照音序排列的整整齐齐,就在Gellenda准备检查桌上的电脑时,一支枪抵上了她的后脑,“探员,请不要动。”接着枪柄就恶狠狠地敲到了她后脑上,站在她身后的男孩扶住了她,他搀着Gellenda走到了楼下,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用一旁的胶带把她的手束在了胸前。
Kira在门外站着,她有些畏惧地看着Viktor,“谢谢你,Kira,”男孩笑了起来,“你父母会没事的。”Kira松了口气,“噢,我没说过你会没事啊。”男孩迅速地勒住了Kira的脖子,女孩挣扎着,“vik…我…”“shhh…这是你们欠他的,你们活该。”Viktor的手臂骤然收紧,Kira的挣扎最终停了下来,Viktor把尸体拖进了屋,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书包背在肩上,之后拖起了尚在昏迷中的Gellenda,走进了车库,他把Gellenda放在了后座上,自己坐进了驾驶室。
“Agent Crane,”Dimmock走了过来,“Lauren有话对你说。”Crane机械地点了点头,仍旧盯着贴满了图片的白板,过了许久,他才起身走进了Lauren所在的房间,“探员,是我做的炸弹,我恨他们所有人。”Laure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Crane笑了起来,“你在保护谁,Mr.Lauren,你的爱人?”他看着Lauren瞬间惊慌了起来,“能和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么?”Lauren低下了头,再次恢复了沉默,房间的门忽然开了,Essentin走了进来,“Viktor Linwood.”Lauren猛地抬起了头,“Mr.Lauren,您的爱人炸死了他的父母,和那位对您实施驱魔仪式的牧师,之后勒死了Kira Santon,并炸死了她的父母,并劫持了S.A.Gerda Gellenda,Mr.Lauren,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你告诉我们他的位置,结案后我们的主管会给你们申请一个出色的律师,或者,我们定位他的手机,到现场……”“东区,Arthur书店对面,有一栋废弃的公寓楼,他…可能在那里。”
Gellenda被一阵钝痛唤醒,她被安置在靠近一把椅子里,脖颈上套着一只金属圈,她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男孩,“你醒了…”男孩说道,“我是Viktor Linwood,我很抱歉。”“没关系…”“你脖子上的是个炸弹…我必须这么做。”Viktor闭上了嘴,看着窗外,随着警笛的响声,几辆警车开了过来,其中夹杂着两辆普通汽车,“探员,你的同事们来了。”Viktor扶起了Gellenda走到了窗边,“他们会杀了我么?”“我想不会。”Gellenda说道,接着,下面全副武装的特警中走出了一个穿着标有FBI的防弹衣的男人,Gellenda认出了那是Essentin,“Viktor”他喊道,“我是FBI的Jerome Essentin探员,我能过去和你谈谈么?”“你得脱下防弹衣,不能带武器。”Viktor说道,“可以。”Essentin立刻脱下了防弹衣,并把配枪交给了一旁的Asher,“听着,你得和他谈谈Lauren,告诉他他什么也没做错,向他保证他和Lauren不会有事。”Crane对Essentin说道,“还有…Essentin,别向Randle那样,你得活着回来。”
Essentin走进了那栋公寓楼,Viktor他们在二层,Essentin走进他们所在的房间时,Viktor一只手里正握着一个遥控器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支枪,枪口抵在Gellenda的太阳穴上,“探员,你不能靠近,否则我会引爆这一层的和Gellenda探员脖子上的炸弹。”“好吧,那我就站在这,Vik,你知道么,Lauren非常担心你,他刚刚还想把这些都揽到自己身上。”“他还好么?”Viktor的声音有些颤抖,“不太好,他有哮喘,Vik,你知道这一点,你得回去陪着他。”“只要我走出去,那些人会杀了我的。”“我保证他们不会。”“他们都伤害他…他不该遭受这些。”Viktor的声音里混进了一丝哽咽,“我爱他,我不想看到他这样…他们不该这么对他,他们该死…”
“是的,他们该死,这点我不否认,但他们应该被以故意伤害罪起诉,而不是被炸死。”Essentin说道,“Vik,听着,Gell enda探员的女朋友正在外面等着她,你觉得Gellenda探员该经历这个么?”“什么…?”“Gellenda探员像你一样,你应该放了她,让她离开这,之后我陪你走出去,他们不会向你开枪,我们会给你找一个出色的律师,你可以和Lauren搬到其他城市,没人会伤害他…”Viktor看着他,“你能保证么?”“当然,我保证。”
Viktor放开了握枪的手,把Gellenda推给了Essentin,正当他要把手里的遥控器也递给Essentin时,一颗子弹穿透了玻璃嵌进了他的右肩,“啊…”Viktor恶狠狠地盯着Essentin,“你保证过,你是个骗子…”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就在Viktor按下引爆器之前,Gellenda猛地把Essentin推向了窗口,她喊道,“这是Jerome Essentin探员,不要开枪,立刻撤离!”玻璃的破碎声,人体和地面的撞击声,接着是爆炸声。
Quantico,
“Chief Lorents…”Erwen走进了那间办公室,“Agent Radmir.”“我的错误指挥在近期案件中使我们失去了两名探员,我想…”“你不需要辞职,Agent Radmir,你们谁都不知道投弹手的受害者之一还有一个在特警队工作的哥哥,这不是你的错。”“那么Agent Usben的辞职请求是否应该受理?”“让她离开吧,记得让你的组员找时间进行心理评估,你可以走了,还有案件等着你们。”Erwen起身,正准备离开,他听到了一声叹息,“Erwen,抱歉你得经历这些。”“Jean,你觉得道歉…有意义么?”“我们都犯过错误,但却都没能离开,没什么比继续经历这些更痛苦了。”Erwen回过了头,Lorents的手撑在额头上挡住了他的表情,隔了几秒钟,Lorents站了起来,他把桌上的一张照片递了过去,“Erwen,我们都必须要走下去,还有很多人因为我们才能活着。”
那是一张合影,Gellenda和Usben靠在一起笑得甜蜜,Randle踮着脚尖去够Crane的肩,他和Valentine对着镜头微笑,Annabella Lee拘谨地站在角落里,旁边是比她更严肃的还是BAU主管的Lorents.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