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Neighbours

二、Valentine's Day
you cannot take that from me,my small reprieves your heart of gold.
Baltimore,
正在院子里浇花的人看见隔壁的邻居正拎着一袋子东西往出走,于是他随口问候道,“早上好,Vin。”“早上好,Pete。”邻居把那个袋子扔进了垃圾桶,“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是啊,难得的好天气…你家Roxanne有消息了么?”Peter问道,“还没有,谢谢关心,Pete.”Vincent显出一种悲伤的神色,准备走进屋子,“Vin,相信我,都会过去的。”Peter说道,Vincent顿了一下,但仍旧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很冷,一个小女孩乖巧地坐在沙发里,她脸色苍白,上面布满了缝合线,绿色的眼睛已经有些浑浊了,“早上好,Roxy.”Vincent径直走向了摆在沙发旁的那架钢琴,“我们今天要学海顿降E大调。”地下室里的响动很快被琴声盖住了。
Quantico,
“早上好,各位。”褐发的姑娘夹着一打文件走进了会议室,“早上好,Gellenda,现在介绍一下情况吧。”Gellenda把资料发了下去,顺道亲了亲Usben的脸颊才转到屏幕前,“well,这是Baltimore,3个受害人,肢解的很彻底,而且每一块都被冻上过。”“确认身份了吗?”Randle问道,“亲爱的,别着急,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个有趣的事情,”Gellenda笑了一下,“这三个人里,有一个是3起强奸案的嫌疑人,但原告撤诉了,另外两个人合伙搞人口拐卖。”“听起来是个义警。”Usben盯着那几张图片,“这可是个极度暴力的义警啊。”Erwen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所有人收拾东西,到机场集合,30分钟后起飞,让Bella查查这3个人的记录有没有重合的地方。”说完他就率先离开了,“我觉得Mr.Gentle今天心情不好。”Crane听起来非常疑惑,“噢,”Randle立刻凑了过去揉了揉他乱蓬蓬的短发,“Emma和Gerda又亲上了,他怕内政部的人又过来折腾Emma Usben的调职问题。”
Baltimore,
当BAU小组抵达Baltimore警局的时候,负责案件的警探立刻迎了上来,“您应该就是Gellenda探员了。”“是的。”Gellenda握住了他伸出的手,“Waltz警探,我来给您介绍。”她一次介绍了Erwen,Randle,Crane和Usban,Waltz依次和他们握了手,“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地方了。”Waltz警探把他们带到了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就在这时,一个行色慌张的警员闯了进来,“Sir,我们又找到了一具尸体。”Erwen立刻开始分派任务,“Usben和我去现场,Gellenda去看看前几个受害人有没有家属,Randle和Crane留在这分析一下他们之间的关联。”
Randle正把照片往白板上贴,他的电话响了起来,“Bella,有什么发现。”“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好的。”“明智的选择,他们三个人涉嫌诱拐并杀害一个叫Roxanne Boise的7岁女孩,但在被逮捕前就全部失踪。”“这算好消息?”“坏消息是Roxanne是被收养的,他的养父是Vincent Boise。”“这有什么不对吗?”“当然,Vincent Boise是3年前的BAU首席侧写师,Mr.Gentle和他一起工作过,那个时候他是Valentine Brian.”“立刻告诉Erwen.”他们都非常清楚Valentine Brian在经历了3年前的事故后没通过心理评估,而且被标记为极端危险,“你有地址么,Bella?”接到电话的Erwen立刻问道,“Heath Street 1689.”“谢谢。”之后他向站在他身后的Usben说道,“发现潜在嫌疑人,我得去和他谈谈。”“你一个人?”Usben显得非常惊讶,“那是Brian.”“那你更不应该一个人去。”她补充道,Erwen直接坐进车里,发动了汽车,“Brian不会做什么的,我保证。”
车停在了一栋房子前,Erwen下了车,走了过去,按了下门铃,过了许久,门才被打开,他面前站着的人已经完全看不出Valentine Brian的轮廓了,他更瘦了些,头发染成了棕色,带上了一副眼镜。“Erwen,”他笑了笑,“我等你很久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找过来…快进来吧。”他们走了进去,屋子里不算太亮,“Vin,你最近好么?”“Erwen,我向你保证过,你问我任何事情,我都会如实回答,你大可不必这样。”“你领养了一个女孩。”“她叫Roxanne,我一般叫她Roxy.”Vincent提到女孩心情似乎好了一些,“那些人是你杀的么?”Vincent耸了耸肩,“我想是的。”“多少人?”“5个,害死她的三个,帮那个强奸犯脱罪的律师,还有我的好邻居,有一具尸体现在就放在我的地下室里。”“一般人不会承认的这么快,Vin.”
Vincent勾起了嘴角,他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了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出,烟雾蔓延开来,“在他们来抓我之前,我们聊聊吧。”“行啊,我有很多事情想要知道答案。”“你问吧。”“Vin,告诉我3年前发生了什么?”Vincent颤抖了一下,“啊…3年前,那起恶性攻击,我想你应该是指那个,unsub劫持了一个男孩,想全身而退,为了那个男孩,我们做了个交换,他放了男孩,我做他的人质,他其实根本没想活着离开,他捂着我的嘴,退到了角落里,捅了我4次还是5次来着,刺破了我的肺,右肾,而且割开了我的一条动脉,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没人发现,我觉得很疼,也很害怕,但所幸我没事,我以为我能撑过来,但…”他停了一下,“你知道,我第一次的评估过了,我通过了…而Mr.Lorents…我忘记了...他好像停了我的职,3周后,我的复职测评不合格,并且心理评估是极度危险…”Vincent掐掉了那支吸了一半的烟,“我接受不了…”
Erwen抱住了他的嫌犯,他意识到了肩膀上湿润的感觉应该是泪水,“我以为重新开始,我就可以离这一切远远的,不会再有那么多尖叫,我搬到了这里,教音乐课,收养了Roxy,我以为…一切都会好,但是,他们带走了Roxy,我看了新闻,我知道该注意什么,我天天都去接她…”Vincent深吸了一口气,胡乱抹掉了泪痕,“有一天早上,Roxy去信箱里拿信,我在做早餐…而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她了。”“你是最出色的侧写员,我想找到凶手并不难,但在你找到他们后,你折磨他们,之后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肢解他们,这些或许足以说明你的状态了,Vin,你还会继续的。”Vincent点了点头,“你有个儿子,Timothy,想想,如果Timothy像我的Roxanne一样经历了这些呢?你会怎么做,Erwen我们一样的。”
屋外的警笛声响起,“Erwen,我们去看看Roxy吧。”Vincent从沙发上起身,向着楼上的卧室走去,最后他倒在了楼梯上,Erwen扶住了他,“Vin,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我可以救你。”而Vincent笑了,“把我…带到…Roxy身边…死在你们身边…很好…”他断断续续地说着,Erwen把他抱了起来,他体重轻得吓人,Erwen能感受到怀里的躯体微微地颤抖着,在他站在那间门上用彩笔写了“Roxanne”的卧室前时,他怀里的人已经不在颤抖了,他打开了卧室的门,里面很冷,一个小女孩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胸前,安详极了,似乎只有她带着些青色的皮肤,脸上的缝合线还有一点紫色的尸斑使得她像个死人,Erwen把Vincent放到了小女孩身边,他轻轻地调整了一下他们的位置,让小女孩靠进了Vincent怀里,他合上了Vincent的双眼,吻了吻他的眼睑,“晚安,Vin.”
Quantico,
回到总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小组成员立刻就散了,Erwen知道,他们应该是去某个酒吧享受为数不多的休闲时光了,“Sir.”有人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是Annabella,“有事吗?”他问道,那个亚裔姑娘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整理了一下Valentine Brian的一些资料,您…之前是他的搭档,您要求的。”她将一沓资料放在了桌上,之后离开了。Erwen拿过了资料,又把它们放下了,他都记得,是的,他怎么敢忘掉呢?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又回到了那间屋子外面,unsub是个建筑学家,而Lorents的冒进使得Brian探员被劫持,屋子他们根本进不去,他们只能站在屋外,听着屋内的惨叫声,不知过了多久,惨叫的声音忽然变了,最后,Valentine走了出来,他身上全是血,他自己的还有unsub的,他的脸上尽是迷茫,之后他倒了下去。
Erwen猛地睁开眼睛,觉得脸上有些湿润,他们拿走了Valentine的希望在他面前碾碎,是他们促使了Valentine的蜕变,或许在失去一切希望后,这就是未来的他自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