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爱你如我

环太平洋au
时间线有点乱,而且有私设
1.
这是生命墙开始建立的第五年,Percival Graves少校先生仍旧噩梦缠身,在梦里,黑发青年在他怀里哭泣,问他为什么要丢下他一个人,之后,强酸性液体腐蚀产生的瘢痕攀上了青年的脸,他惨叫着惊醒,泪水似乎浸湿了枕巾,他离破碎穹顶越近,Credence Barebone在他梦里造访得就愈加频繁,机甲猎人的伤亡率直线上升,最后的基地马上就会面临强制关闭,但Graves清楚,那道薄墙抵挡不住愈加凶猛的进攻。
最后的基地设在了香港,在Graves抵达基地时,Serephina Picquery已经等候多时了,天气差的厉害,小雨连绵不断,深色皮肤的高挑女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钢铁制成的大门之前,比起5个月前在听证会上的见面,那个坚毅的女战士消瘦了许多,他们向对方报以微笑,接着Serephina就把Graves带进了基地。
基地里的人不算太多,但所有人都显得行色匆匆,Graves打量了一下来往的人,很多很多他认识的人都不见了,“Percy!”有人大声地喊着,Graves转过目光,Theseus正在朝他挥手,他的弟弟Newt站在他身边对他笑了笑,之后Graves又见到了Goldstein姐妹和一些原来在纽约基地共事过的驾驶员,Serephina一路把他带到了控制室,“Sere,我相信你要我回来是有目的的。”Graves从控制室的玻璃窗向外望了望,“嗯,我们有个计划…”Serephina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造了一个最好的机甲,它将携带核弹进入虫洞。”“你们搞清了导弹偏离轨道的原因?”Graves听起来仍旧显得冷淡,但Serephina知道,他的老朋友对这个计划很感兴趣,“我们要找驾驶员,现有的不行,哪怕是Scamander兄弟都没能达到驾驶那个机甲所需的匹配度。”“匹配值?”“80%以上,我们需要你Percy,这个匹配值只有你曾经达到过。”“噢,这么说你找到了另一个Credence?”Graves冷冷地问道,语气中带着点嘲讽,“我们有6个队员,你可以选,总会…”Serephina哽了一下,“总会有人可以。”所有人都对5年前的事故三缄其口,他们放弃了他们最优秀的驾驶员。“那机甲是谁做的?”Graves忽然指了指窗外的一点,“那就是最好的那个,由凤凰号和默然者拼出来的,它现在叫死亡圣器。”Serephina的脸上现出了一个奇异的表情,“Grindelwald的作品。”“他也在这个基地?”“是的,伦敦战役之后他就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他是驾驶员?”Serephina叹了口气,“跟你一样,他的搭档死的时候他们的链接没断,之后不论谁和他通感,匹配值都没达到过十位数,他就开始拼凑这些机甲了。”话题到此戛然而止,过了片刻,Serephina说道,“去休息吧,Percy,明天你得做测试呢。”
到了第二天,Graves很早就到了训练室,Credence没有再造访他的梦境,他就坐在训练室的长凳上等待着,测试者陆续的出现在训练室里,大部分都是四代战士,最后,Graves看着Grindelwald和Serephina一起走了进来,“Mr.Grindelwald将会负责为你们记录匹配数据,如果有达到标准的,也就是在10分钟内你们的分值达到4-4,他会进行下一个项目的测试。”Serephina解释道,之后测试开始,在Graves用那根长棍抽倒了第5个备选者后,Serephina忽然转头看向了异常安静的Grindelwald,“你去试一下,Mr.Grindelwald.”金发男人笑了一下,“如你所愿,Mrs.Picquery.”之后他放下了手里的册子,转而拿过放在一旁的长棍,“你好啊,Percy.”“幸会,Mr.Grindelwald.”接着,长棍相撞的声音宣告着测试开始,直到Grindelwald用那条长棍横着抵上Graves的脖颈并用他那带着点中欧口音的英语说道,“4-4,你很出色,Percy.”时间也只是过去了不到8分钟,“但我不会和你进行下一个测试,Percy.”长棍被他随手扔到了一边,就离开了训练室。
测试的结果显示,Graves和另外六个人的匹配值只是勉强超过了60,“所以你真的和那个疯子达成了85的匹配值?”午休的时候Theseus拖着他弟弟到Graves的寝室问候他,顺道打听测试结果,“准确来说,是将近86.”Graves端详着他手里的苹果,“所以他是你的副驾了?”Theseus饶有兴趣地继续问道,“他拒绝进行通感测试,实际上,我也不算太想进行那个测试…我不想再让别人进到我脑子里了。”“但是只有你们达到了死亡圣器的驾驶标准啊。”Newt说道,听起来有点焦虑,“我们都清楚那道墙根本挡不住进攻。”“噢,我可不觉得有人能让那疯子改主意,他绝对不会在乎死多少人。”Theseus耸了耸肩,拿过来Graves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那苹果烂了。”Graves平静地说道。“操你,Percy!”Theseus立刻把苹果吐到了地上,接着他们都听见寝室外有人轻笑了一声,由于三个人都是背对着打开的寝室门坐着,Theseus最先回过身,之后他僵住了,过了片刻,他说道,“早上好…Mr…Grindelwald.”“现在已经不算早了,Mr.Scamander,请和您的弟弟及时去训练室进行通感训练。”声音中带着点笑意,“噢,对了,Dear Percy,Mrs.Picquery找你有事。”说完后,那个金发的德国人,直接进了Graves寝室对面的房间。空气安静了几秒,“Percy,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对面住的是这个疯子?”Theseus压低了声音质问道,“噢,我并不知道。”Graves摊了摊手,“你刚刚听到了,我要去找Mrs.Picquery了,而你要去训练了。”“滚吧,Percy。”Theseus熟练地比了个中指,而Newt更熟练地把他的中指掰到了手背上,“再见,Mr.Graves.”Newt脸上挂着他那个招牌式的羞涩笑容把他哥哥带走了。
Graves第二次来到了Picquery的办公室,Picquery示意他坐下,他们都没说话,沉默维持了大约10分钟,就被门口的一声巨响打破了,Grindelwald收回了踹门的那只脚,他怀里抱着一个黑色的连着两个精神链接环的机器,“抱歉,Ma'am.”他听起来可一点都不抱歉,他把那个仪器放到了桌上,“根据您的要求,我会和Percy进行一次链接的。”Picqiery微微点头,“你认为呢,Percy?”Graves没回答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噢,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我们开始。”Grindelwald拿起了一个链接环,扣到了Graves头上,调整好位置,之后他在Graves身边坐下,戴上了另一个链接环,“我们都不存在追兔子的问题吧?”他笑了一下,按下了启动开关,Graves感觉自己似乎置身于盛夏的山谷中,Grindelwald展示给他的链接点,他需要做的是走进去,Graves缓缓地迈步,周围的场景却很快转换,伦敦的雨天,空气冷的彻骨,他又身处葬礼,黑色的大理石制成的墓碑,他听到了惨叫声,有人大声地喊着“Albus”,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感融进了他的骨髓,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朦胧间,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低低地说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黑暗才逐渐消失,他头上的精神链接环已经被取下,“Percy,你刚刚失准了。”Picquery说道,“他链接上的是Albus的那部分,Ma'am,他死掉的那部分,我很抱歉,我并不认为链接可以成功。”“你链接到Mr.Graves了么?”Picquery问道,“是的,但几乎是在那个瞬间他就失准了。”“带他去医疗部做个检查,Mr.Grindelwald.”Grindelwald沉默地扶起Graves,就在他们要离开那件办公室时,Picquery叫住了他,“Mr.Grindelwald,Scamamder兄弟能达到驾驶水准么?”“恐怕不行,Ma'am,年轻的那位很好,但年长的那位差强人意,他经历了太多战役。”“那么你还有更好的方案么?”Picquery的声音中掺杂进了些许无望,“请求单人驾驶。”“单人驾驶已经被禁止了。”Graves说道,“这里又不是什么合法机构。”“我会考虑这件事的,现在带Mr.Graves去医疗部吧。”Picquery示意他们离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