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爱你如我

2.
Grindelwald扶着Graves到了医疗部,在他推开医疗部的门之前,Graves拽住了他的手臂,“那是什么感觉?”Graves问道,“Credence很好,他死得并不算痛苦,那种腐蚀性液体会麻痹神经,如果你问的是这个。”Grindelwald停了一下,“像你这种听话的下属应该非常及时地切断链接了对么。”他挑了一个尾音上去以示疑问,但答案显而易见,这种疑问式的语气就成了讽刺,“我在问你,Mr.Grindelwald,让我精确一下用词,我在询问你和你的搭档切开链接时的感受。”“噢,你是指我和Albus.”他显得有点意外,“Picquery没和你说么?我根本没断开链接。”
他打开了医疗部的门示意Graves进去,医疗部里仅仅摆着两张诊疗床,一个鉴定仪,和一张书桌,并没有医生,“请见谅,Percy,这里并不能算是医疗部,最多就是个精神鉴定室。”Graves看着Grindelwald非常熟练地调试着那个鉴定仪,“所以,你也在医疗部任职?”“不,医生现在在和他哥哥做训练,而且我只是调试仪器而已,鉴定仪昨天坏了,我还没修。”
Graves刚刚在诊疗床上躺好,医疗部的门就被撞开了,Theseus怀里抱着Newt闯了进来,“Grindelwald!Newt链接了kaiju的脑子!他晕过去了!”鉴定仪的连接器撞在钢制的桌面上发出一声脆响,“把他放那边,尽量把他的头部垫高一些。”Grindelwald指了指另一张诊疗床示意Theseus把Newt放上去,“之后,Mr.Scamander,把Mrs.Picquery请过来。”接着他转向了Graves,“Percy,你现在是否有明显的不适症状?”“没有。”“那去帮我倒一杯水,书桌抽屉第三层有一瓶胶囊,在水里加两颗。”Grindelwald拎起那个磕坏的连接器,直接把接触端的电极片卸下来贴在了Newt的太阳穴上,之后启动了鉴定仪,“2级精神伤害,这可不太好,他会有段时间不能驾驶…Percy,把那杯东西给Scamander灌下去,谢谢。”
医疗部的门被再度推开,Picquery走了进来,“Ma'am,Mr.Scamander受到了2级精神伤害,而他本应该同他的哥哥进行通感训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现在Newton怎么样?”“他会昏迷一段时间,我给他吃了抑制药剂,过会就醒过来了。”
医疗部陷入了寂静中,直到Newt伴随着一阵咳嗽声清醒过来,在有人说出问候的话之前,Newt喃喃地说道“kaiju.”“什么?”Theseus问道,“它们是一样的,被复制创造出来的…听从命令”血从他的鼻腔里流出来,Newt整个人都在颤抖,“第一波只是猎犬…一到四级很好应付,它们只攻击人口稠密地区,以缩减数量,第二波是毁灭者,清除掉我们,最后是殖民者…”“Newton,我需要你再做一次。”“Ma'am…我做不到。”“Ma'am,他不行。”Grindelwald和Newt同时说道,“我需要新鲜的kaiju大脑才行。”“他的大脑承受不了再次链接。”“Mr.Grindelwald,Mrs.Picquery,请立即到控制区的指挥室。”广播中无机质的女声机械地重复着,“信号源附近探测到两个信号,初步判定为四级怪兽。”“Graves,Theseus去控制室,Newton,你待在这里。”Picquery率先离开了医疗部,Theseus看了一眼Newt也离开了,“Percy,你先过去,我再给Scamander做一次测试。”Graves点了点头,跟着Theseus离开了。“little genius,你架起来的桥,你负责,”Grindelwald把一张卡片放到了诊疗床上,“好歹我们有整个亚洲的怪物市场,一个新鲜的次级大脑应该不成问题,但是,Scamander,要是你这辈子还想继续用你的脑子,你最好找个跟你一样蠢的人一块链接。”
Goldstein姐妹先他们一步到达了控制室,“Goldstein负责守住防线。”Picquery说道,“Graves你暂时作为Scamander的副驾驶,Scamander和Barebone,你们去击杀那两只kaiju.”在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Graves微微愣了一下,他看到了Modesty和Chastity,两个姑娘向他点头致意,之后她们离开了控制室。“Mrs.Picquery怕勾起你的伤心事,所以没告诉你她们也在这里工作。”Theseus凑到了Graves耳边小声地说道。
时隔五年,Graves再一次穿上了战甲,之后进入了舱体内,之后舱体下坠安放在了机甲里。通讯器里传出了Grindelwald的声音,“请Occamy【鸟蛇】,Salem【撒勒姆】,Macusa进行通讯检查。”接着通讯器里传来了应答声,“现在放下Macusa,之后向2点钟方向前进5英里放下Occamy和Salem,Occamy和Salem请注意你们将直接处于kaiju上方,做好战斗准备。”
在着陆前Graves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让自己不再想Credence,Theseus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仪表,确认他不会失准后,Theseus什么都没说。随着机舱的轻微震动,机甲完成了着陆。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