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8

【理论上讲,这是最后一章】
Grindelwald回到安全屋时,Scamander已经被Graves送走了,他的Percy正窝在沙发里指尖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

听到开门的声音,Graves回过了头,“Gellert,”接着他的目光移到了男人身后的方向,“Credence呢?”
Grindelwald没有回答他,只是走过去,就着他的手吸了一口烟,在烟雾里,Graves听到了一声叹息,
“Riddle劫走了Credence,让我用Scamander做交换。”
“在哪交换?”
“Phoenix旅店…”Grindelwald从一旁的烟盒里取了一支烟,含进嘴里,之后点燃,“下午4点。”
“这可真是漫长的一天啊…”Graves重新靠进沙发里。

Grindelwald在他身边坐下,片刻之后他说道,“Percy…我不会用Scamander换Credence,但我会把Credence带出来的。”
“我跟你一起去。”Graves看着他,
“没必要,Percy,我更想自己一个人解决。”
“我坚持。”Graves把指尖的香烟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只是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Grindelwald笑了起来,“得了吧,Percy,你是怕我真的用Scamander做交易。”Graves只是看着他,没再说什么,过了许久,Grindelwald妥协般地摊开双手,“我们一起去。”

他们没再说什么,在沉默里,两个人几乎抽完了一整盒烟,之后又把安全屋里的酒柜喝空了一半。Graves很难说清Credence于他到底意味着什么,累赘或是羁绊,抑或是…亲人,他不清楚,也不想再考虑这个问题,至少不是今晚。两个都摄入了不少酒精,Graves最后的记忆是Grindelwald用他有点沙哑的嗓音哼着一首德文童谣。

宿醉感伴随着头疼,最终唤醒了Graves,已经将近上午十一点了,床头柜上放着一杯茶,他端过茶杯喝了一口,
“Gellert?”
“怎么了?Percy?”Grindelwald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没事…”Graves说道,他捧起茶杯又喝了几口,之后他从床上起身,准备去冲个澡来缓解一下宿醉感,路过厨房时,他听到Grindelwald在同什么人打电话,他没太在意,毕竟人人都有隐私。

带着点凉意的水流浇在身上,有效地缓解了头疼,同时让他清醒了不少,下午4点,Phoenix旅店,他和Grindelwald要去带回他们的男孩,他们的男孩…Graves靠在浴室冰冷的瓷砖墙上,他不打算再想Credence的问题,反正Grindelwald总有计划。

等到Graves离开浴室,走进餐厅的时候,Grindelwald已经把过于丰盛的早餐摆好了,“说说你的计划。”Graves咬着一片吐司有点含糊地问道,
Grindelwald把报纸叠好,放在一旁,“实际上,跟你有关的部分挺少的。”
“是么?”Graves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嗯…基本上,Percy,你只需要好好再睡一觉就行。”Grindelwald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看着Graves的眼神从惊讶到愤怒最后变成了迷茫,“我想结束了,”他说道,“但结尾,得按照我的方法写,不是你的,不是Riddle的,也不是Dumbledore的。”

Grindelwald把陷入昏迷的Graves抱回了卧室,他把对方轻轻安置在床上,之后他吻了吻他的Percy的额头,“再见,Percy.”Grindelwald离开了安全屋,Dimitri已经在那栋公寓楼的后巷里等了很久,看到Grindelwald,他立刻迎了上去,“Sir…已经按照您说的布置好了。”
“Scamander呢?”
“在后座。”Dimitri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车,“我的东西准备好了?”Dimitri点了点头,Grindelwald勾了勾嘴角,“好孩子,你可以走了。”他径直走向了那辆车。

Grindelwald坐到了驾驶座上,从反光镜里看了看被束缚带绑住的Newt Scamander,他嘴里甚至还塞了块手绢,
“我只说一次,所以请不要打断我。”Grindelwald从储物匣里拿出了一包烟,取了一根在指间转动,“明白了就点头,我会给你把手绢取出来。”Newt点了点头,手绢被抽了出来,“你们的目标,Tom Riddle绑了我的男孩,打算用你和你哥哥做交换,现在,我有一个计划。”Grindelwald在储物匣里摸索了片刻,取出一把折叠刀,“你把自己解开,之后过来。”Newt很快就从束缚带里挣脱出来,他坐到了副驾驶,“那个旅店的206号房间有一个紧急出口,只是被一个衣柜挡住了,那个出口连着消防梯可以到后巷,我会让Riddle在这个房间交易,他会派手下进来,而他自己在外面等,只要我开枪,你就得带着Credence,你还记得他么?”Newt点头,“很好,你带着他离开,我最多可以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跑得越远越好。”

Grindelwald把那支在指间旋转了许久的烟扔了出去,
“为什么?”Newt看着Grindelwald,之后他问道,“你可本以用我们交易,那容易得多。”
“我们有20多年没再见过对方,我觉得足够了,她的血液如同他的泪水,我谱下最辉煌的终章。”Grindelwald笑了起来,Newt觉得这个答案莫名其妙,但他也不打算再问。

差15分钟三点的时候,Grindelwald已经把Newt带到了206号房间,之后他拨通了Riddle的号码。在Grindelwald已经无聊到把手机扔起来再接住时,电话被接通了,
“Mr.Grindelwald…”对方的语气里带着点自负的意味,“206号房间,你的圣诞礼物。”
“您亲自到场么?”
“是的。”Riddle轻声笑了起来,“我在大厅等着您,毕竟作为您的学生我想再见您一面。”
“把Credence送过来吧。”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衣柜的门被敲响了,Grindelwald有点惊讶,但很快他就从大衣内袋里拿出来一把军用匕首,他小心地贴近衣柜,之后猛地把门打开,在他把刀架到对方的脖子上之前,对方以一个迅速的右勾拳集中了他的下巴,“Grindelwald你个混蛋。”
“Percy?”
“Mr.Graves?”Graves看了看Newt,之后干脆利落地又给Grindelwald来了一巴掌,
“你这次骗了我三次。”
“你明明把茶喝了?”Graves瞪了他一眼,在他能说出什么之前,房门被敲响了。

三个人都短暂地愣了一下,Grindelwald走到了门口,熟悉的他和Credence约定过的敲门声响起,他回头看了看Graves,比了个手势,他打开了门,Credence站在门外,后脑勺上顶着一支枪,走廊两侧都站着不少人,
“请进。”Grindelwald的嘴角微微上扬,接着他让过Credence,把他推进房间,同时照着那个举着枪的倒霉家伙就是一脚,走廊上立刻响起了枪声,又很快止住,206号房间的门上多了一排弹孔,门前多了一具被打穿的尸体。

“请等一下。”房门再次被打开,
“刚刚那是下意识举动,这次不会了。”Grindelwald站在门前,脸上扣着一个护目镜,走廊上的人愣了一下,在Riddle从耳麦里咆哮出“开枪”之前,Grindelwald就把两颗烟雾弹似的东西扔了出去。走廊上立刻被白烟笼罩,期间夹杂着咳嗽声和咒骂声,接着是枪声,
“真好,Percy,这跟我想的一样棒。”
Graves含糊地附和着,顺带着给枪重新装好弹夹,房间里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Graves和Grindelwald相互对视一眼,Grindelwald退回到房间内并接起电话。“你好啊,Riddle.”“您又教授了我一堂生动无比的课,不过,这应该是我们的最后一课了,Mr.Grindelwald.”Riddle的语气中掺进了颤抖,“我给您带来了一个盛大的结局。”他笑了起来,低低的,断断续续的诡异的笑声充满了Grindelwald耳边。
“Gell…”站在门边负责警戒的Graves看了看Grindelwald,“你怎么惹到他的?他为了弄死你,居然搞了个火箭筒。”“我觉得更有可能是Dumbledore惹到他了。”Grindelwald耸了耸肩,“不过,你准备拆圣诞礼物了吗,Percy?”“该死的,Gell,我们还有两个月才过圣诞节。”Grindelwald把一个遥控器似的东西扔给了Graves,“我觉得你来按更好…”他们不约而同的趴下,躲开了那个毁掉半间屋子的攻击,“咳…咳,我们有多长时间?”“10秒?或者20多秒?我不记得了…”Graves试图透过满屋子的灰尘瞪视Grindelwald,“是30秒。”
Graves按下了按钮。
大厅前台的座机响了起来,Riddle走过去,接起电话,“Riddle,看起来那并不是最后一课。”Grindelwald的声音传了过来,“Mr.Grindelwald…你可真难杀死啊。”“你还在大厅么?”“当然,我还指望着能在那里听到您的死讯呢。”Grindelwald笑了起来,尽管被灰尘呛得不轻,他的笑声让Riddle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才是最后一课。”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Phoenix旅舍腾起了熊熊烈火。已经跟着Newt跑到两个街区之外的Credence回头看向了爆炸发生的方向,他立即朝着那个方向跑去,“Credence,你不能过去。”Newt拦住了Credence,把他揽进怀里,死死地抱住,“他们还在那里!”男孩尖叫着挣扎,“他们保证过…”Credence最终在Newt怀里哭了起来,Newt安抚着男孩。
不知何时,有人把手搭在了Newt肩上,“Newton…”那是一个红发男人,Credence透过他自己的眼泪隐约地看到了对方红色的长发,“你是Credence Barebone.”红发男人这样说道,Credence轻轻地点头,“你是谁?”他哽咽了一下,才问道,“我是Dumbledore,Gell的一个老朋友。”Credence扑进了男人怀里,“您是Mr.Grindelwald的朋友…那您会帮我吗?”他问道,“如果您不帮我,我今天晚上就会死,我有这个预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