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The 54 饥饿游戏au

过渡章重发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wear necklace of rope,
side by side with me.
如同Grindelwald所预料的,Newt在比赛中胜出,他在树林里藏到了其他选手之间的杀戮结束,尽管剩下的是能力较强的选手,但和硕大的雷鸟或是行动敏捷的变异猎犬相比,他们只会是猎物,所有观众都为Newt那堪称魔法的能力而惊叹不已。但他的庆功宴上,他的战斗导师和宣传官都缺席了。
Graves和Grindelwald身处一辆飞驰的列车上,Grindelwald作为安全官的专属列车,“你说你有个计划?”Graves斜靠在沙发里,看着坐在对面叼着烟卷的Grindelwald,“当然…”Grindelwald笑了笑,“我们正在去13区的路上。”“你疯了?那可是隔离区。”“不不不…Percy,经过我将近一个月的调查研究,相信我…我不会毫无准备地硬闯一片危险区域,13区是属于反抗军的地盘,尽管他们的领导者是个和Snow一样虚伪的人。”他把烟卷扔进茶几上摆着的一支酒杯里,“哈…”Graves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喉音,带着点嘲讽的意味,“要组织起义?Mr.Grindelwald?”
“Aye,”Grindelwald把脚翘到了茶几上,“但还差点东西。”“一面旗帜,一个标杆,一个…代言人。”Graves说道,“我们算得上心有灵犀了,跟我说说你的选择。”“你不会选默默无闻之人,往届胜利者也不行,他们大多靠力量取胜,公众敬畏强者,但他们最多只是谈资,再说说我们身边的人,Artemis的能力会被人视作异类,Theseus确实有领导者的能力,但他是Artemis的哥哥,至于你,Gellert,至今为止,公众仍旧认为你为了赢得游戏杀死了自己的爱人…”“那么你呢?主张废除饥饿游戏的Graves议员的次子,Percival Graves?”“在他们看到我精神恍惚中杀死了23个人之后,他们的想法就不言而喻了。”
Grindelwald点了点头,“非常出色的分析,Percy.”“你要一个慈悲死神,他奉献自己,他给人希望,他象征着爱…”Graves发出一声叹息,“那会是非常漫长的等待,Mr.Grindelwald.”“那只会让胜利的果实更为甜美,Percy,这也是你想要的。”Graves哼了一声,他站起身,接着身体微微前倾,右手拂上了Grindelwald的领带,Grindelwald顺势起身,两个人隔着茶几交换了一个吻,烟草的味道掺杂着薄荷那股冲人的气息,窜进了Graves的身体,这个带着点赞许意味的黏腻的吻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最后以Grindelwald轻轻推了推Graves的肩膀作为结束,“你尝起来不错,Gell.我要去拿块蛋糕。”Graves离开了那节车厢。
他们等待了将近14年,计划的参与者逐渐增加,Theseus先加入了进来,之后是第64届饥饿游戏的胜利者Tina Goldestein和她的妹妹第65届胜利者Queenie,那个金发女孩是个天生的观察者,她有种与生俱来的天赋,透过对手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能读出他们的心声,这令Grindelwald非常满意,到了最后Newt也参与其中,只是他仍旧花了大量时间呆在七区那片被封闭的森林里。
Grindelwald是在12区找到了他们最理想的选择,他邀请Graves和他一起观察那个男孩,那是个异常怯懦的孩子,和他的养母住在一起,那可真是个古怪的女人,“等到第74届游戏,他就16岁了。”Grindelwald说道,“具有象征意义,刚好20年。”“如果我猜的没错,到时候你会拿到他妹妹的号码。”“当然,Percy,你总能猜中我的心思。”“但你不觉得他太…”Graves思考着恰当的形容词,“软弱?”Grindelwald替他选好了,“不,Percy,有些能力与生俱来就融在他的血液中,或许现在你只看到了一个怯懦软弱的男孩,但在适当的催化下,你将看到一个完美的战士。”“这真是难以想象,我们最终选定了他…”“Percy…相信我就好了。”“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判断。”Grindelwald露出了一个备受打击的表情,“反正还有几个月,我想看看他。”Graves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会给你通行证的。”
在第74届饥饿游戏开始前,Graves在Credence身上倾注了大量时间,他们偶尔会交流,他看到了男孩手上的疤痕,看到了那位Barebone女士的暴行,如果Credence一定要成为什么,Graves想道,他会是一个标志,他只需要站在公众面前,他纯洁无害,同时黑暗又积压在他体内,黑暗的种子最终会破土而出,那男孩不会让他们失望。
当Grindelwald站在那个简陋的台子上,他手中是那个姓名条,“Modesty…”他在女孩的名字后停顿了一下,“Barebone.”Graves听到了幼小的女孩的啜泣声,“Modesty Barebone?”Grindelwald又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接着他勾起嘴角,“守卫,请帮我把Barebone小姐带上来。”在那些士兵行动之前,Credence离开了行列,“我自愿代替Modesty Barebone参加游戏。”他被带到了台上站在Grindelwald身后,“噢…一位志愿者!”Grindelwald发出一声半真半假的惊叹,Graves在心底嗤笑。
台下的观众沉默了一会,没有掌声响起,他们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在一起,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接着举过头顶,一个接一个,他们举起了右手,连同Credence的养母和他刻薄的继姊,都重复了相同的姿势,“他们在为你祈祷。”Graves低声在男孩耳边说道。Credence木然地站在平台上,Grindelwald再次抽出一张姓名条,“Langdon Shaw*.”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Credence被带到一个房间和他的家人做最后的告别,他拥抱了Modesty,小女孩抽泣着,把一个小徽章塞进了Credence手中,一只嘲笑鸟,被包裹在一团火焰之中,“会有好运的。”Modesty亲了亲Credence的脸颊。
在开往Capitol的列车上Credence安静地坐在车厢里,另一个被选出的男孩坐在他身旁,Credence紧张到有些发抖,死死地抓着那枚徽章,直到那节车厢的门被推开,Grindelwald和Graves走了进来,他们在两个选手对面坐下,“Mr.Barebone,Mr.Shaw,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是你们的宣传官Gellert Grindelwald,Mr.Graves会担任你们的战斗导师。”“我听过你们的事…”那个姓Shaw的男孩说道,“你们难道不该是一区或者二区选手的宣传官和导师么?再不济也该是四区…”Grindelwald笑了笑,“噢…谁让十二区的选手全死在了游戏里呢,希望你们的运气够好。”车厢里的气氛陷入了沉默之中,直到Shaw想再说些什么之前,Graves说道,“Gell,带Mr.Shaw去餐车那里,我想和Mr.Barebone待一会。”
Shaw跟着Grindelwald离开后,Credence才开口问道,“我会死在游戏里对么?Mr.Graves.”“我相信你不会,Credence,我和Grindelwald都相信你不会。”“为什么?”Credence带着点不解地看着Graves,“你拥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Credence,或许你自己都没意识到…”Graves起身,走到了Credence身旁,他抬手抚过了Credence紧握的拳头,Credence下意识地松开手,Graves拿起了那枚徽章,翻到了背面,他握着Credence的手指划过徽章背面凹凸不平的金属,一条直线,一个圆和一个三角形构成了一个图案,他在男孩耳边轻声说道,“这就是原因,Credence.”



* 本来贡品应为一男一女,由于Credence代替了Modesty,所以下一张姓名条抽取的是男孩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