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鹿角与铁荆棘丛 寂静岭au

0.
“to market,to market,to buy a fat big.Home again,home again,Jiggity-jig.❶”Will从梦中猛然惊醒,而那首童谣似乎仍在他耳边徘徊。
❶S03E06中,Hannibal在画作《春》前对Will说的童谣。
1.
“你该去领养一个孩子,Will.”Alana第三遍重复这个提议,“孩子既可以和你交流,也可以激发你的责任感,这样能对你的特殊能力启到抑制作用。”他把视线缩回到镜片后面,许久,他张了张嘴,但未说一句话,最后他用一个简单的赞同式的鼻音结束了对话。在当天下午临近傍晚时,Will Graham,小镇的警探就站在了镇上的孤儿院门前。
门开了,一个金发女人微笑着把他带进了孤儿院,“您好,Mr.Graham,我是Bedelia du Maurier,孤儿院的院长。”Will只是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在意女人说了什么。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已经吃过晚餐的孩子们三五成群的聚在院子里,嬉戏玩闹。很快一个独自坐在秋千上看书的金发女孩进入了他的视线。院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Mr.Graham那是Mischa Lecter,她10岁了,是一个好女孩,您想领养她么?”此时,那个看书的女孩恰好抬起头,她对着Will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之后走了过来。“您好,先生,我是Mischa,Mischa Lecter.”之后她向Will伸出了右手,Will似乎愣了一下,但随即,他握上了女孩的手。“Will Graham.”“Well,看来我应该给你们留下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Bedelia像他们微笑,“Mr.Graham,如果您有了决定,您可以去二层的办公室找我。”说罢她就转身离开了。
Bedelia有些慌张地回到了办公室,而一个穿着深蓝色条纹西装的男人正在那里等待着她。她有些惊恐地盯着男人。之后男人开口了,成年男人沙哑的嗓音和一种深邃东欧口音交杂着“Mrs.du Maurier,很高兴看到您履行诺言。”“既然我履行了承诺,那么,你是不是该…”“虽然我认为打断别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但是我不得不说,您太着急了,一切才刚刚开始。”男人微笑着端过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Bedelia“今年的新酿,Mrs.du Maurier.”她只是惊恐地盯着杯子,片刻后,颤抖地接过杯子,凑到了唇边,轻轻抿了一下。“It's pure.”男人咽下了一口深红色的酒液,之后发出一声轻轻地叹息。他走到了窗边,昏暗的光线下,他透过厚重的窗帘,用视线锁住了那个金发的女孩,片刻后,一声近似哀叹的声音响起“Dear Mischa…”
在同女孩聊了几分钟,Will就决定收养她,尽管这个决定显得有些仓促,但是这个女孩是这么善解人意,丝毫没有同龄人的吵闹。这些特质综合在一起,令Will做下了决定。他办理了相应的手续,之后带Mischa离开了孤儿院,在回到wolftrap的路上,Mischa安静地坐在这辆有些古旧的车的后座上,绑着安全带,而她的箱子放在旁边的座位上。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到达Will位于wolftrap的木屋时天色早已暗了下来。Will下了车,帮Mischa拿好了箱子,“来吧,Mischa。”Will带着女孩进了木屋,Will饲养的狗听到了开门的声响都围了上来,Will摸了摸为首的一条狗。“Mischa,这是Winston,你右手边的是Cindy,另外灰色的是Threasa,在最后的是Yasha.”女孩点了点头,她俯下身摸了摸Winston的脑袋。“唔…Winston很喜欢你。”Will笑着说道,“我先带你去卧室吧。”
Will把女孩带到了主卧旁的一个小房间中,这个房间以前是用来堆杂物的,把它收拾地像个卧室着实花费了Will很长时间,有些陈旧的墙壁发出一种昏黄色的光泽,Will将Mischa的行李箱放到了床的左侧“Mischa,你可以在临睡前先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嗯,卫生间就在客厅的旁边。”Will回到卧室时,Mischa问道:“我要称呼你为'father'么,Mr.Graham.”成人间的称呼配上稚嫩的声音,再加上一双闪烁的蓝眼睛。Will轻轻笑了一下,“如果你想,可以称呼我为'Will'.”随着Will的笑容,Mischa笑了起来,之后她说到:“晚安,Will.”接着,她费力地垫起脚尖,吻了吻Will的侧颊,她认真地解释道“这是一个预示着好梦的晚安吻。”而Will则再次笑了起来。
2.
在收养Mischa两周之后,Alana再次拜访了Will.此时wolftrap已经被白雪覆盖。似乎Mischa真的是那个能拯救Will的天使,Will停止了无休止的噩梦,不再需要药片缓解头痛。Alana也十分喜欢这个女孩,彬彬有礼的言辞下潜藏着一丝孩童式的纯真。而且她也十分关心她的养父,两个人的关系处的很好。在Alana拜访的时候两个人正在Will的木屋制作鱼饵,筹备着一次飞钓。
一切都显得如此和谐而美好,直到第三周周末的夜晚,Will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他从枕边取过.22口径的配枪和手电筒,轻轻推开房门,之后警惕地观察四周,他只看到了一个身影从门口走了出去,他追了上去,那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在雪地里跋涉,借着月光和手电筒的冷光,Will认出了那个小小的蓝色背影,那是Mischa,而她不自知一般地继续向前,Will紧走几步,将那穿着单薄的女孩揽进怀里,轻轻耳语道:“Mischa,Wake up.”
如同魔咒一般的呓语,似乎让Mischa清醒过来,她惶惑地打量着四周“Will?”她似乎吓坏了“我为什么在外面。”Will将她揽地更紧“没事的,我们先回去,明天我们去问问Aunt Alana好么?”幼小的女孩眼含泪水,用力地点头,Will把她抱了起来,向木屋走去,而他们都没能注意到,他们身后的树林中,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第二天清晨,Will就打电话给Alana,之后他将Mischa托付给了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便独自去拜访了Alana,但是,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Will,我不太擅长解决孩童的问题,而且我几乎对你的问题也要无能为力了。”Will低头盯着地面,没说任何话。“但是,Will.”Alana继续说道,“我的大学导师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要比我高深许多,或许可以帮助Mischa,只是不太凑巧,他正在Silent Hill义诊。你可以去那里找他。”
Will那藏在镜片后的眼睛似乎亮了起来。Alana在一张便签纸上记下了一串数字和一个名字,递给了Will,“这是他的号码,另外,我会拜托Beverly帮你请假的。”Will感激地笑了笑,接过了号码,之后看了看纸上的名字“David Fell”,很普通的名称,Will如此想着。他离开了Alana的家。
他从Zeller那里接走了Mischa,带她回到了wolftrap的木屋,简单地收拾行装,之后Will重新给车加满了油,接着他在网页上搜索了'Silent Hill',好在这地方离wolftrap并不远,大约3-4个小时车程就能达到。就在他准备关上网页时,一个关于'火灾'的词条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点开那个页面,是一篇大约10年前的报道。Will快速地浏览着。
大约在10年前,这个小镇的居民在教堂进行晚间祷告时不甚打翻了油灯,因施救不及时大部分的建筑被付之一炬,而且其中一个女孩被重度烧伤,一种熟悉感击中了Will。在他眼前仅剩满目火焰,他在挣扎,却无从脱身,沾满了柏油的绳子缚着他的双手和躯体,火舌舔䑛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他在尖叫,他在哭泣。“Will,Will…!”一阵惊呼结束了他的共情。Mischa焦急地呼唤他,他清醒于现实,但是关于火灾的记忆仍在他的脑海里啜泣着徘徊。他向Mischa道歉,之后他们便启程前往Silent Hill.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