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One Little Sparrow

原创

存档


1.

   “Mr.Gustav?”年轻的男孩抬起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怎么了,Bobby?”Elmer把视线从舷窗外移到了男孩身上,“您一路上都很安静,您不舒服吗?”“我挺好的,Bobby,”Elmer略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在想设计图纸而已,似乎还有点小问题需要改改。”Bobby吐了吐舌头,“您没事就好,我们很快就能到Rita了。”Elmer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去拿图稿在做最后的修改。船体突然猛地一阵摇晃,Elmer毫无防备,直接跌倒在了地板上,又由于接踵而至的晃动猛地撞到一旁的墙壁上,他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Bobby立刻过去把他扶起来,晃动停止了,船舱外走廊里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掺杂着格外杂乱的脚步声,舱门被推开,由于用力过猛撞上了后面的墙壁发出一声巨响,Elmer轻轻抖了一下。

    一个留着胡子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外,“出来吧,先生们,到你的同伴那里去。”他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几个颤抖着的人,Bobby扶着Elmer离开了房间。船上的乘客最终被一一捆好之后带到了大厅。Elmer皱着眉,他的背疼的厉害。大厅中央站着一个年纪不算大的男人,Elmer偷偷地瞄了他一眼,金发蓝眼,长着张算得上可爱的娃娃脸,那个男人用眼神扫过了被绑缚住的船员和乘客,露出一个笑容,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刚刚看了乘客名单,真遗憾没有和船舱号对应,所以得由你们来告诉我了,谁是Gustav?”没人回答。海盗抬手点了点最靠外面的一个男人,Elmer有点后悔在吃午餐的时候和那男人坐在一起,他们同为建筑师,因此很聊得来,这意味着对方知道了过多的关于他身份的信息,海盗对他的手下命令道,“把他扔出去。”那个男人立刻指向了Elmer,年轻海盗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他指向了Bobby,他的手下拎起了那个男孩。

   Elmer被拖过了长走廊一路拽上了靠管道连接着客运飞船的海盗飞船,前往Gama主星Rita协助修建在抵抗反叛军战役中炸毁的议政厅大概是他到目前为止27年人生里最错误的决定。他被扔进了一个小舱房,背部再一次和坚硬的地板接触,他可以肯定他的背绝对青了一片,而肘部或许有些擦伤。Elmer不清楚自己在黑暗中呆了多久,他感到恐惧,舱房里很冷,他的手腕被绳子勒的很疼,接着舱房的门被打开了,他又被拖了出来。 

   Elmer着实想对这种被像货物一样拖来拖去的行为表示抗议,不过那个海盗腰间别着的短刀成功地让他把抱怨咽了回去,他被带到了一个长桌前,桌子两侧坐着一些形态,或者说样貌各异的海盗,在客运飞船上发号施令的年轻海盗坐在首位,他正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一把匕首,“Elmer Gustav,”他甚至没抬起头,“根据我们的消息,你似乎来自一个颇为富有的家庭…”他故意拖长了声音,Elmer抖了一下,“只要…你们不…伤害我,”由于恐惧他的的话断断续续地,“多少钱…他们都…付得起。”年轻海盗笑了起来,“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Gustav,你在3年前作为实习生跟你的导师参与了Beta星区主星Serina中心银行的修建。”Elmer点了点头,“我需要你画出它的内部结构。”“我…没可能记得住一张三年前的图纸。”Elmer说道,“是么?”海盗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那么你的价值就是个人质。”他看向了身旁的人,“我们或许可以把他的一部分寄给他家人?”“不要!”Elmer几乎被吓哭了,“我…我应该记得住一部分。”“一部分…可不够好,Gustav.”海盗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拖向自己,匕首抵在了他的眼睑上,“眼睛怎么样?”Elmer彻底哭了出来,“大部分,不不不…所有我都记得…那图纸是导师按我的毕业设计做了修正…”“一开始就这样乖乖的,不是更好。”海盗放开了他,顺便用匕首挑断了绑着他的绳子,“带他回舱房,给他准备他需要的东西。”

      画出中心银行的主要结构并没花去Elmer太久,在快毕业那会,他依靠大量的咖啡冲剂保持清醒,偶尔睡过去的时候,连梦里都是图纸和各式各样的数据,他都怀疑他能把这份图纸记一辈子,在他完善银行金库结构时,那个海盗船长走进了他的舱房,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Elmer立刻回过头,认出来人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那个海盗看着他极为有趣的反应露出了一个笑容,“既然我们将会有一段不算短的合作时间,你可以叫我Harlan.”Elmer点了点头,Harlan在他身边坐下,“你可以放心,Gustav,跟你一起的那个男孩没受到任何伤害。”Elmer点了点头,接着画那张图纸,Harlan没再说话,他专心地看着Elmer画图。Elmer被他看的有些不安,“还有其他事么?Mr.Harlan?”他的声音还带着点鼻音,显得有那么点委屈,“我没有真的想挖你眼睛,就只是吓吓你而已。”Harlan说道,Elmer点了点头。

     他们之间又恢复了沉默,过了半晌,Elmer问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觉得你没必要知道。”“我只是好奇…Mr.Harlan.”Elmer在纸上画过最后一笔,把图纸推了过去,Harlan拿过图纸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Gustav,等这一票做成了,你就可以离开了。”他走出了舱房,Elmer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就走到了舷窗边,他侧身靠着玻璃窗坐下,玻璃窗倒映着他蓄满泪水的眼睛,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海盗们在Beta星区的第二副星Otto进行了补给,顺便把飞船漆成了深蓝作为伪装,之后飞往主星Serina,Bobby和海盗们相处不差,尽管平时也被关在舱房里,不过,那些海盗倒是乐意给男孩讲点故事,Elmer甚至在考虑把Bobby留在船上,中心银行的完整建造图纸除了他和他当时的导师外,也就再有不到十个人见过,很容易就能查到他,到时候…Elmer拒绝继续思考他毫无希望的未来。飞船停在Serina时,Harlan留下了两个海盗在船上看着Bobby和Elmer,他带着其余的人去执行他的计划。

     Elmer叫住了正满飞船乱逛的Bobby,那两个海盗自顾自地打着牌,没管他们,“有事么?Mr.Gustav.”男孩向他微笑,“你愿意留在船上么?”Elmer问道,男孩沉默了一会儿,Elmer说不上来多久,“我想跟着您。”男孩最终说道,Elmer对这个答案说不上满意,“那么,Bobby,你能为我找把枪来么?”男孩点了点头,“别让他们发现。”Elmer补充道。Bobby走向了那两个海盗,“有毯子么?”他问道,两个海盗看了他一眼,Bobby解释道,“Mr.Gustav有点发热,我想给他找条毯子。”海盗给他做了个方向就继续打牌。

     Bobby很快就回来了,毯子里包着一把枪和一些通用币,Elmer认得这个型号的激光枪,他用过一次,在6岁的时候,他祖父带他去外沿打猎的时候用过,他唯一一次开枪,打伤了一只正在啃蕨根的列维克,在列维克晃着它的长角冲过来时被吓的哇哇大哭。Elmer瞄准了那个背向他的海盗,握枪的手有点发颤,他必须这么做。第一枪洞穿了一个海盗的前胸,他倒了下去,另一个海盗手里还拿着牌,Elmer开了第二枪,不幸地打偏了些,在对方还击之前,他又开了两枪,轰掉了那个海盗的半个脑袋,Elmer握着那把枪拉着Bobby跑出了飞船,没跑多远,他们听见了远处的一声巨响,Elmer没有停下,他只是拉着Bobby继续跑。

     等他们坐在回Blanc的飞船上时,Elmer才意识到他整个人整抖个不停,脸上都是泪水,而那把激光枪已经丢了,Bobby紧紧地抓着他,直到他们抵达目的地。

    Elmer回到家时已经有两个军官模样的人坐在客厅里了,他的祖父先看到了他,“他回来了,先生们,你们可以自己问他。”祖父的声音里充斥着疲惫和淡淡的不悦,Elmer轻轻瞥了一眼那两个人的军衔,一个中士和一个上尉。“Elmer.”金发的上尉笑了笑,“很高兴看到你平安无事。”Elmer眨了眨眼睛,“我很累…能明天再说么?”“恐怕不行,Elmer,Serina的中心银行出问题了。”老Gustav的目光越过那个上尉,深深地锁住了Elmer,他坐在了他祖父身旁,尽可能平静地说道,“我被劫持了,一些星际海盗。”“你把图画给了他们?”上尉问道,Elmer点了点头,“不然他们就要挖掉我的眼睛…”“他们放你出来的?”Elmer摇了摇头,“我用激光枪杀了两个海盗,之后跑出来的…我第一次知道激光枪竟然能轰掉半个脑袋。”上尉略微皱了皱眉,他没再问其他问题,“我想这就够了,Mr.Gustav.”上尉礼貌地笑了笑,“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当天稍晚些时候,Elmer正在描一张图,他的祖父走进了他的房间,“Elmer…”老人发出了一声叹息,“你要做一个选择。”Elmer放下笔转过身看着他的祖父,等待着老人说出选项。老Gustav抬手揉了揉Elmer柔软的发顶,“作为从犯服刑三个月,还是去驱逐星区服役,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不过你也知道,Elmer,Gustav家族…”Elmer笑了笑,“您更偏向于后者,我愿意和您做出相同的选择。”“你是个好孩子,Elmer,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老Gustav得到了他满意的回答,他注意到桌上蒙着一层硫酸纸的画,他掀开了那层纸,Elmer没能注意到老人几不可察地颤抖,“Elmer…这是谁?”“那个海盗船长。”Elmer随口答道,接着把那张纸团了个团扔掉,“可惜画的不太像。”老人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Elmer叫住了他,“祖父…”老人停了下来,“还有事么,Elmer?”“我一直认为杀掉什么很困难…我甚至不敢对列维克开枪,”Elmer把绘图用的铅笔夹在指尖转了转,“我错了,建造东西更困难些。”

     Elmer没有经历审讯和庭审判决,在回到Blanc的第二天他就简单地收拾好东西,在那个上尉的陪同下搭上了去驱逐星区的飞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