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原创 BE 一发完

永无乡
“姓名?”
“Eros Gothec.”
“罪名?”
“涉嫌杀害Markus Gothec等八人,包括5名男孩和3名成年男子。”
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单向玻璃的一侧,轻声对话着,玻璃的另一侧是一间审讯室,一个金发的男人坐在里面,他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他是真的是我们要找的人?不像啊。”
“多半这幅样子是装出来的。”
金发的男人轻轻闭上眼睛,他的丈夫在两个小时之前,告诉他要去超市,两个小时后,他被以涉嫌谋杀被捕,8名受害者中包括他的丈夫Markus Gothec。
“有人和他谈过么?”
“还没,Mr.Wellington说不能贸然行动,这种人太危险了。”
Markus在离开之前吻了他,Eros想着,非常轻的一个吻,他的嘴唇很干燥,但却十分柔软。
“我们就这么看着他?”
“是的,我们就这么等着。”
Markus说过,等他回来,他们会去听那场音乐会,作为结婚一周年的庆祝,等他回来…Markus和他都喜欢音乐会,他们在某一次音乐会相识,接着他们似乎顺理成章地恋爱,结婚,尽管感情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他和Markus过得仍旧很好…Eros盯着天花板,Markus轻声笑着,他说,'我爱你'一次又一次。
“让人查查他丈夫,或许会有突破点,我们得在审讯之前准备充足。”
“yes,sir.”
Markus是一个出色的心理医生,他则是作家,他的情绪不太稳定,他一直以为Markus会厌弃他,但Markus没有,他既把Eros当作恋人,又把他当作病人,Markus让他稳定了许多,Markus就是他的锚。
“Eros Gothec有既往病史,根据医疗记录是PTSD.Markus Gothec是个心理医生,开一家心理诊所,持有一级心理咨询师证。”
“你觉得他是在疾病作用下杀人?”
在恋爱时期,Markus和他参观了各种画廊、艺术展,听过无数场音乐会。Markus喜欢轻声在他耳边说些甜腻腻的话,那么温柔,他那么爱他。Markus是他生命里的光芒,那些人说Markus死了。
“他…嗯…婚前姓什么?”
“问这个干什么?”
“Mr.Wellington想知道。”
“好像是Movant.”
Markus是在他们的公寓里向他求婚的,他说,'Eros M…'他在婚前姓什么来着,'你愿意嫁给我么?'Markus单膝跪地,他的嘴角上翘,Eros呆滞地看着洁白的墙面。他告诉Markus他愿意,Markus笑得非常开心。Markus站在他面前,就在这间审讯室里。
“查到了,他姓Movant,母亲是下城区的一个舞女。”
“很好,现在有联系了,那几个孩子的父亲曾经和Movant一家租住在相邻的公寓里。”
“他们认识?”
“我们得尽快找房东谈谈,我们最多扣押Eros Gothec四十八小时。”
Markus向他走了过来,“Mark…”Eros轻声呼唤着,Markus脸上没有任何表情。“Eros.”他回以一声呼唤,“你还记得之前的事情么?”Markus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残忍的笑容。“Mark?”Markus消失了,“Eros,你还记得么…”Markus的声音散落在空气中。
“他们对Movant做了什么?”
“不论是什么,肯定造成了PTSD.”
“房东说了么?或许我们该问问那几个死了孩子的父亲。”
从前?Eros想到了母亲,金发碧眼的女人甚少陪伴他,他对幼年的事情只有一道模糊的影子,不甚清晰,似乎一切都在梦中,Markus再次出现,无声地向他微笑,“Markus!”他都未察觉他的声音变得尖利,使得玻璃外的警员看向了他,他没伤害过任何人,他保证。
“他们以不正当方式侵害了Movant.”
“为什么没有记录?”
“想想Movant的母亲,不会有人相信的。”
他在哭,Eros感觉到自己脸颊上湿湿的,“Mark,Mark,救救我,Mark…”他低声重复着,一遍又一遍,“Mark,带我回家好么…我不想知道。”金发男人以一种可笑的姿势试图蜷缩起来,泪水沾湿了颊侧的发丝。
“所以,Markus Gothec也是其中之一?”
“不,那时Markus Gothec还在千里之外的地方上高中。”
Eros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那么清晰,一点都不像是回忆,Markus挡在他面前,对一些人吼道,'滚开!'发生了什么,他的头好疼,“Mark…救救我。”那些人的脸变得模糊。“shh…不要哭,Eros.”Markus抱住了他,“一切都结束了。”
“Mr.Wellington.”警员递上了一打整理出来的资料。
“好了,我们进去吧,还有不到二十四小时,我们在问不出什么,就得把他放了。”
Markus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温柔的吻烙在了他的额间,“Eros,我的好男孩,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Markus宽大而温暖的怀抱让他平静,在Markus怀里他总是格外的安心,“听着,我的好男孩,”Markus捧起他的脸,“你得回答那些人的问题,好么,告诉我,你能做到么?”Eros的脸上仍带着干涸的泪痕,他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在这之后,我们会回家对么?”“对,Eros,我们会回家,之后去听音乐会。”Markus的声音那么温柔。
“Mr.Gothec,请问在上个月14日晚11点到凌晨1:40分你在什么地方。”Wellington凝视着Eros.
“我…和Markus在一起,嗯…我们应该已经休息了。”
“有人可以证明么…”
“Markus可以。”
“您的丈夫Markus Gothec在今天下午约6:47分左右被确定死亡,死因是失血过多。”Wellington平静地说,之后他锐利的眼神锁住了Eros.
“不不不,Markus刚刚还来过。”Eros有些慌乱地说,“他刚刚就在这里。”
“好吧,那我们换个问题,上个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您在什么地方?”
“呃…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正在写一部短篇小说。”
“那么28日下午3点左右呢?”
“我在继续写那篇小说。”
“既然这样,那您或许可以解释一下,摄像头于28日下午3点左右拍摄到您在David Green的死亡现场徘徊。”
“不…我…我肯定我待在家里。”
“您的精神鉴定上说您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愿意谈谈这是怎么回事么?”
“我…不知道,嗯…警官,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没伤害过任何儿…警官…”“别怕,Eros,我相信你。”Markus在他的耳边呢喃着。
“您在16岁左右受到了几个男孩的不正当侵害,您的母亲无视了这件事,接着一切都似真似幻,那件事似乎变成了一个梦境,但是Markus的出现无疑刺激到了您,于是您开始复仇,先找上了那几个人的孩子,把他们杀害,接着杀掉了真凶,我说的对么,Mr.Movant.”Wellington几乎是一口气说完了这番话,接着他看到Eros在颤抖,像在忍耐疼痛,又像因为寒冷而打颤。
“my poor lost boy.”Markus在他的耳边叹息,“警官…别再说了…求您…”Eros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哽咽,“我没伤害他们,我没经历过这些,天啊,Markus…帮帮我…”
“好吧…那么,我的好男孩,你准备好了么?”Markus轻柔的拭去他眼角的泪水,“Markus…”一个冰凉的吻烙在了Eros的唇畔。
Eros的脸上绽开了一个从未属于他的笑容,让Wellington莫名的心惊,“在保姆环顾周围时,从婴儿车上跌落的男孩,超过10天没人认领就会被送到永无乡去。”Eros说道,“警官先生…”他的声音再一次梗住了,接着是徒劳的几个气音,金发的男人最终无力地倒在了椅子里。
“所以,那个嫌犯在审讯过程中猝死了?”
“不,他是服毒而死的。”
“那案子怎么办?”
“根本就没有Markus Gothec…那一直是一个杜撰出来的人,最后一名死者,是曾经的那群孩子的头领。”
“啊…Mr.Wellington.”两个警员猛然回头,看到Wellington站在他们身后。



Eros Movant的梦醒了,他回到他的永无乡了。

END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