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

2.

   Credence在第二天就开始了他的课程,在Grindelwald看来实践出真知,于是他留了个属下看店,直接带着Credence做委托去了。“你的枪里面并不是真子弹,得等Percy给你上完射击课之后才能用真子弹。”Grindelwald在目标的门前对男孩说道,“对了,别告诉Percy我怎么开的门,他会教你更规范的做法。挂锁什么的烦人极了。”之后Credence就看到Grindelwald拿起他的枪对准门锁开了一枪,之后枪口上移开了第二枪,接着他把门踹开了,并且补充说明了一句,“这种做法仅限治安较差的街区,你得确认目标在家唉,而且你需要一双结实的靴子或者厚底鞋。”说完后,他侧身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子弹,“而这是Percy不提倡这种做法的原因,一般他提倡口香糖把戏,一会儿我可以带你试一下。”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成为了这段话的结束语,“抱歉,下意识动作,忘了让你开枪了。”Grindelwald带点歉意地笑了一下,而Credence凑到门边看了一眼屋内,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短柄猎刀,“喔…先生,您什么时候…”“侧身的时候,等你把射击学完之后,我可以教你这些零七八碎的小把戏。”

  剩下的时间他们又拜访了两户人家,玩了一次口香糖把戏、撬了一个后门,不得不说,Credence在射击方面很有天赋,Grindelwald相信只要排除枪支后坐力干扰,Credence绝对能做到一枪毙命,他是特殊的那一个,有天赋的那一个,当然,也是古怪的那一个。Grindelwald这样想到。

在他们回咖啡店的路上Credence问道,“先生,我做的可以么?”“你做的很好,Percy会非常乐意你你成为他的学生的。”“真的么?”Grindelwald看着男孩眼中的光彩笑了一下,“真的。”

 他们回到咖啡店时Graves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而他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oops,Percy完成了委托,而他现在有点生气,Grindelwald几乎能嗅出空气里的火药味,“阁楼。”Graves只说这么一个单词。Credence看起来又快哭了,敏感多疑的孩子啊,总是担心救了他的Graves先生抛弃他。Grindelwald感叹了一下,就带着Credence去了阁楼,“Grindelwald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是安置在咖啡店,不是带他做委托,别忘了那个该死的年龄限制。”“所以我没给他真子弹,仿真枪和颜料子弹,你绝对想不到这孩子在这方面极有天赋。”Graves瞪了他一眼,“我带他走了。”“Percy,我答应他了,你会教他射击。”“what the…”有着良好素养的Graves先生差点把某个f开头的单词脱口而出“没戏。Grindelwald,我不能教一个连法定饮酒年龄都没到的孩子射击。”“看在世界平均首次饮酒年龄是12-15岁的份上,教他吧,Percy,我帮你做这一个月内的所有MACUSA任务?”“两个月?”“成交,别以为我不知道,Percy,你早就同意教他了。”Grindelwald揉了揉Credence柔软的头发,俯下身在他耳边说道“行了,去找你的Graves先生吧。他都带你回安全屋了,就代表他绝对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Graves把他的男孩带回了安全屋。“他带你做了几个委托?”Graves问道,“3次,先生。”“踹了一次门,撬了一次门和一个正规的口香糖把戏?”“是的,先生。”“我不会带你做委托,最多就拿活人当靶子练个射击。”Graves给了男孩一个微笑,“先生,”Credence问道,“为什么是for peace,not for revenge?”这样看来他确实是个有趣的孩子。Graves想到。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