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

3.

  Graves把Credence带到了一栋旧公寓楼的天台上,Credence注意到Graves先生拎着一个咖啡色的皮箱子,他半蹲下打开箱子,开始组装那把来复枪,“来复枪是你要学的第一件武器,它能很有效地把你和你的目标隔开一段距离,”Credence认真地点了点头,“你学的越好,就离你的目标越近,尽管我不太提倡直接把门踹开的方法,但这也体现了Grindelwald的技术十分出色,因此刀具之类的小东西是你最后才需要学的。”Credence听得非常认真,“那我们就位吧。”Credence把一直拿在手里的毯子在接近天台栏杆的地方铺开,深灰色几乎和地面融为一体,Graves俯身架好枪,“实践出真知,我们开始练习吧。”他们俯身趴在毯子上,Credence顺手打开了瞄准镜,之后Graves把它关上了,“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打开它,它会反光,这样一来别人就很容易定位到你,而且着装要记得颜色不能浅于地面。”Graves给来复枪装好子弹,“现在你可以打开瞄准镜了。”Credence打开瞄准镜,他的视线穿过镜筒落在了斑驳树阴下的小路上,“当然,你还要牢记一条规则,no women,no kids.”Credence点头,接着他问道:“Graves先生,那个穿橙黄色条纹外套正在慢跑的人可以么?”“可以,”Graves用望远镜看了一下Credence选中的目标,“现在你要做一个深呼吸,缓慢地放松神经,想象自己就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慢跑。”Credence非常听话地做了一次深呼吸,“对,就是这样,试着去感知他的下一个动作。”目标穿过了一片树荫,暂时离开了瞄准镜,阳光下树叶绿得刺眼,Credence眯了眯眼睛,“不要着急,我们要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Credence。”目标的腹部出现在了瞄准镜里,“现在开枪。”颜料子弹击中了目标的上腹部,留下了一片血迹似的红色,一群看起来像是保镖的人立刻围住了目标,开始警觉地查看四周,“这样可以么,Graves先生?”“你做的很好,Credence,但今天的室外练习到此结束。”他们很快收拾好工具离开了那栋公寓楼。

   他们回到安全屋之后,Graves又教给Credence如何装卸和护理枪支,仅限理论知识,Graves甚至都没让他接触真枪,而Graves对此的解释是,“Credence,我认为以你的力量不能应付这些枪支的后坐力,即使你可以,我也不会让一个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的孩子接触真枪,你看起来连16岁不到。Grindelwald那所剩无几的职业操守都不会允许他接收…”他的话还没说完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Graves下意识的就拿起来手边的那把格洛克,他走向门口,敲门声重复了两遍,先是连续的两下敲击,空了一会又一下,接着又是连续的两下敲击,是Grindelwald. Graves走过去有透过猫眼确认了一下,才把门打开,Grindelwald进了屋子,他明显心情不好,“你有了一个委托。”他的眼神转向了屋内,Graves立刻知道了这是个关于Credence的委托,于是他问道,“那个身居高位的疯子?”“是的,由于我们帮过他不少次,所以他把委托给了你。”“你会交违约金么?”“当然,Percy,我总能满足你的愿望。”Grindelwald的语气近似于叹息,他们之间安静了几秒,Grindelwald又补充道,“他并不安全,Percy,我不希望下一个委托让我产生弄死雇主的冲动。”“我会非常小心的。”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