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

预警:人物大概已经极度ooc了
4.
Graves可以预见到近两个礼拜Grindelwald的心情都不会太好,那个身居高位的警督在收到违约金之后,向纽约乃至美国全体杀手发了一份委托,目标就是Credence Barebone,Graves有点疑惑地看着男孩,作为一个既是合法情报组织高官,又兼职杀手的人,Graves觉得如果他还没怀疑这个男孩背后藏着点什么,那就让Grindelwald弄死他再在他的墓碑上刻上“此人死于愚蠢和迟钝”,同时他的直觉告诉他,Credence身上的秘密最多就关系到那个警督的职业道路,并非什么重要的事情。
Graves不希望Credence被剩下那些没什么职业操守的杀手们弄死,一方面是因为Credence只是个孩子,还值得一个比较美好的未来,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挺喜欢孩子的。所以当务之急是把男孩送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或者直接把他送走,Graves并不信任他自己的安全屋,既然他可以为了委托弄开其他同行的门,之后给对方两枪,那同样的也会有人找到他这里。这样一想咖啡店简直是一个理想的所在,单单只是柜台下面的小型军火库就能炸开半个纽约了,而且没人会想去圣徒的中转站找麻烦。最终令Graves下定决心带Credence去咖啡店而不是送他离开纽约的是男孩的眼泪,男孩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Graves先生,求您别把我送走,如果您这么做,我大概今天晚上就会死。”
于是Graves完全忽视了Grindelwald可能不太好的心情。当他带着Credence来到咖啡店时,Grindlewald正在柜台后面调咖啡,时不时地和站在柜台前的顾客聊上几句。之后他看到了Graves和Credence,Graves看到Grindelwald手明显一抖,黄糖多了,但那个点咖啡的姑娘大概不在乎。Graves径直走向了咖啡店最靠里的座位,过了会,Grindelwald就过来了,“Percy.”他只说了这么一个单词,他听起来无奈极了,Graves想到,Grindelwald总会满足他的一切愿望,合理的和不合理的。
“Gellert,我想和你商量件事。”在男孩被安置到阁楼上以后,Graves叫住了正准备回柜台的Grindelwald。德国人没说什么,但摆出了一个'说吧'的表情,“我本该把Credence送走的。”“噢,原来你有这个打算了。”Grindelwald用一种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但你不想。”他们之间的气氛陷入了一片安静,“Percy,改变是不好的,自从你救了这个男孩,你简直变得一团糟。”“你也很喜欢Credence.”Graves说道,Grindelwald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我喜欢某个东西,不代表我要把所有东西都赔进去。”“Summer?”一模一样的带着嘲讽的语气,“你的咖啡店叫'Summer's day'.”转瞬之间,Graves就被一把短柄猎刀压住了咽喉,“Percy,这是个禁区。”Grindelwald的声音中掺杂进了一种阴暗的味道,就像是那层包裹着魔鬼的人皮被撕开了似的,Graves并没在意颈上的刀刃,他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直直地望进了对方那双深不可测的蓝眼睛中,接着那把刀就被移开了,“我很抱歉,Percy。”Grindelwald说道,尽管声音很轻,Graves还是听到了,之后Grindelwald就径直走开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