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One Little Sparrow

存档


2.
Elmer Gustav从驱逐星区回到Blanc时已经升任帝国军团中尉,他计划着下一个休整期再回Blanc,只是他祖父身体欠佳需要他立刻回转,飞船经停Beta星区的主星Serina,一批士兵说笑着走下飞船,Elmer坐在靠窗的位置,抱着他的画册,纸上的人仅有一个大概轮廓和一双眼睛。
炭笔染黑了他的指尖,他应该是恨Harlan的,毕竟一开始Elmer几乎给他杀的所有人安上Harlan的脸,他责怪Harlan杀死了建筑师Elmer,而留下了Gustav中尉,刚到驱逐星区时他还会梦见那两个海盗,后来他的梦里已经装不下这些死人了,Elmer盯着纸上的那双眼睛,手上略微施力,炭笔在指缝间断为两截,Elmer掏了条手帕出来擦掉手上的痕迹,再将那两截炭笔裹好放回包里,他对坐在他身旁的副官说道,“我想休息一会,到Erony的时候叫醒我。”副官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您需要毯子么?”Elmer笑了笑,“真贴心啊,Ives,不过不必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Elmer闭了会眼睛,Ives在飞船掠过Erony后轻轻拍了拍他,“我们快到了,长官。”飞船停在了帝国司法部的平台上,Elmer和余下的士兵一起走下飞船,士兵和他们的亲人汇成了一群,Elmer人群中看到了Bobby,那男孩长高了不少,现在已经高过他半头了,Bobby也看见了他,男孩向他挥了挥手,Elmer走了过去,男孩整个扑进了他怀里,他僵了僵,接着抬起手环住了男孩。
在去往市郊住所的路上Bobby跟他讲了很多这三年内发生的事情,讲到他祖父时,男孩的情绪有些低落,“Master Gustav的健康状态很不好…”接着Bobby带着几分试探意味地说,“您的母亲回来了,正陪着Master Gustav.”Elmer没太在意男孩之后说了什么,他有点走神,他和母亲的关系并不亲近,尤其在他长相愈发与祖父相似之后,Elmer记得在他的早期记忆里,祖父是最常出现的人,其次是一位姓Perc的老管家,母亲与他来讲就是个单词而已。
Elmer沉浸在回忆里,甚至没意识到车已经停下,Bobby敲了敲车窗才让他反应过来,“您刚刚在想什么?”Bobby问道,Elmer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有点累而已。”Elmer走进了房子,径直走进了祖父的卧室,床边已经坐着一个高挑的女人,“Elmer…”半靠在床头的老人呼唤他,女人也回过了头,“日安,Elmer.”那个女人说道,“日安…妈妈。”这个单词在他的舌尖上滚了个圈最终滑了出去,他走到了床的另一侧握住了他祖父的手,“急件中说您状态很不好,医生给您看过后有好转么?”老Gustav笑得有些勉强,“我好些了,Elmer…”Elmer看了看面色憔悴的老人并没说什么,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老Gustav并没能好起来,他在当天晚上于睡梦中死去。Elmer算得上平静地安排妥当了他祖父的葬礼,仆人们开始称他为“Master Gustav.”只是他的平静没能维持太久,整理遗物时,他在祖父日记本的夹层里找到了一张储存卡,卡片的标签上工整地写着“Elvis Harlan”,他一言不发地拿着储存卡回了房间,将卡片放入处理器中,一张照片出现在了屏幕上,他的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一个男人,Elmer推测那有可能是他血缘上的父亲亲密地揽着他母亲,Elmer提取了男孩的面部特征,接着输入了几个参量,调试好各种影响因素,再排除数据波动,屏幕上的青年与海盗船长Harlan的容貌匹配度达到了87.3%,在系统自动弹出了一张Harlan的通缉令后,Elmer在心底笑出了声,看看他所维护的家族,是啊,永远对帝国忠诚的Gustav家族,净出懦夫和丑闻的Gustav家族,他扑向自己的行李箱翻出了配枪,一枪打碎了处理器,接着发泄式地对着房间里的陈设一通扫射,子弹用光后,就开始用手砸,他的母亲在仆人的陪同下进入房间时,Elmer跪坐在一片狼藉里,手上和脸上血迹斑斑,他眼角发红瞪视着他的生身母亲,质问道,“你早就知道,是不是?”她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平静到冷漠的眼神打量着她自己的孩子,“你们都知道,对不对?”Elmer再次问道,站在他母亲身后的仆人颤抖了一下,但没人回答他,他的母亲连眼神都不打算再施舍给他,她离开了房间,把身后带着哽咽的声音,关在了厚重的雕花木门里,后来哭声变成了一种扭曲的叫声。
葬礼结束后的第二天,Elmer收拾好了他为数不多的行李,同他的母亲一起吃了早餐,此时他已经全然不见之前的疯狂,早餐过后,他就带着行李,启程返回驱逐星区。
Elmer刚回到军团基地就被告知,将军要见他,他匆忙地换上那身灰色的军装,别好配枪就去了指挥部,将军相当直接地对他说道,“我有一个任务委派给你,Gustav中尉。”“愿意为帝国效力。”将军按开了桌上的全息投影,一副地图出现在了桌面上,“尽管Elanmento一役让叛军元气大伤,但不间断的小规模骚扰也让我们有些疲于应付…这是位于Angola的城市,叛军拥护者的聚集地。”“您需要我做什么?”“根据我们潜伏在叛军内线人的报告,”将军在地图上标出了一个圆形范围,这部分里的某一栋建筑物是叛军的战略情报部门。”Elmer略微皱眉,他开口问道,“战略情报部门难道不应该在基地里么?”“一种掩护,毕竟我们不能开着战斗型飞船轰炸民居,哪怕他们是叛军拥护者也不行,因此我需要能混进Angola的人。”“我是您的人选?”“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很合适。”Elmer放大了那块被标红的地图,“喔…真狡猾,这是个居民区,爆炸总会有附带伤害的。”“那不在我们的考量范围里,去准备一下Gustav中尉,你的副官和你一起去。”
Elmer在军需部领到了他需要的东西,四个薄薄的小圆片,和一个附带安全锁的触发开关,每次在他要炸掉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地去想那些星际海盗炸开中心银行用的是什么种类的炸药,反正不会是这种军用型,往承重结构上一按,离得足够远后解锁再按触发开关,简单易行。
回到房间后,Elmer在显示屏上调出了居民区的平面图,“看看你…”Elmer笑了起来,他放大了平面图,“竟然用民居做护盾。”他在屏幕上点选了几个参量,“计算伤亡损失。”他说道,“平民伤亡48,任务完成率60%。”机械地男声回答道。“重新规划。”Elmer下达了新的指令。
Ives比预计晚了三天才回到驱逐星系,身上带着股医疗箱特有的消毒剂味道,此时Elmer的计划也差不多完成了,他并没过多追问Ives未按规定返回基地的原因,向他交待了整个任务计划后只是让他在任务之后补写一份事故报告。当天晚上,他们启程前往了离驱逐星区最近的Gama星区主星,之后搭上了一艘驶往Angola的飞船,Elmer整个旅程中都在构思那个计划,模拟中完成率最高的计划也只有80%左右,哪怕是有内应的情况下混进反叛军情报机构也不会太容易。Elmer抿了抿嘴,真是个糟糕的计划,只要那20%的变数出一丁点问题,他和Ives就会成为死亡士兵名单上的两行字母。
“您还好么?”Ives轻声问道,“是这次的任务出现问题了么?”Elmer按了按额头,“任务没问题,Ives,我只是有点担心,变数太大。”“您的计划一向周密,我相信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Elmer勉强笑了笑,“这次不一样,Ives,”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不一样。”
飞船停在了Angola靠近主城的停泊港中,一个叛军小队走上了船,为首的小队长充满歉意地说道,“很抱歉我们需要带着枪上来,但是帝国的耳目无处不在,我们不得不谨慎为上。”士兵们分散开来,飞船上的乘客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小队长按照座位顺序检查了几个外域乘客,最终停在了Elmer面前,他有点疑惑地打量着Elmer,“我们见过么?”“或许吧,我之前来过Angola不少次。”Elmer礼貌地笑了笑,“我需要检查一下您的随身行李。”小队长说道,“请便。”Elmer将随身带着的公文包打开。小队长翻了翻公文包里做伪装用的两份合同,“来Angola做生意么?”“算是吧…”小队长点了点头,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一声呼喊打断了,“Elvis!03-MS事件【发现男性走私者】。”Elvis低低地骂了一句,将合同放回公文包里,“您可以离开了。”他对Elmer和Ives说道,“希望二位能在Angola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Elvis离开后,Ives轻轻碰了碰Elmer的肩,“您看起来脸色很差…”“我只是有点紧张而已。”Ives并没被这个借口说服,但他也没再追问。
进入到那栋伪装成普通公司的建筑并不困难,根据内线的信息和系统计算,炸药的安放位置应该在地下,也就是情报机构内部,Elmer预先准备了一份军团基地的全息结构图重新修改了关键环节,打乱了部门顺序,现在他成了一位在帝国建筑部供职的反叛军同情者,带着一份和驻驱逐星区军团基地概念图纸来投靠反叛军,不算是个出色的故事,但考虑到反叛军自Elanmento一役之后损失惨重,只能靠小规模偷袭战来勉强维持局势不至过于倾向帝国,此时任何能帮助到他们的信息,大抵上都不会遭到拒绝。
Elmer和Ives确实很快被带进了情报机构内部,Elmer之前的担心显得有些毫无必要,入口连个安检系统之类的东西都没有,为他们引路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她先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小会客室,接着向他们解释道,“我会先和Mr.Felmming说一下,他主要负责收集来自同情者们的情报。”在女孩离开后,Elmer将公文包夹层里的炸药分出了一半交给Ives,“放好后我们到入口汇合,按照原计划搭上去Delta星区矿区的货运船。”Ives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Elmer继续道,“如果到货运船启程前10分钟我还没和你汇合…”“把触发器旋转180度再按下,我知道紧急触发操作,Sir.”Ives打断了他的话。“很好。”
Elmer离开会客室后径直去往物资规划部门,那是他根据结构推测的四个承重结构之一,感谢叛军灰色的墙体让同色系的军用炸药毫不突兀地粘附在了承重墙上。他需要解决的第二个承重结构在医疗室旁,就在Elmer走到距医疗室一条走廊之隔的地方时,有人叫住了他,“Hey.”Elmer回过头,他看见了Elvis,“你是…那个外域商人?到Angola做物资生意的那个?”Elvis走到了他身边,“那个红头发的…”接着他皱起了眉,“你们是帝国的人。”Elvis拔出了激光枪对准了Elmer,“你的同伴呢?”Elmer摊了摊手,“恐怕您认错人了…我是个建筑师,来这里送一份关于帝国军团基地概念图的信息…”
Elvis笑了一下,“蹩脚的谎言。”他盯着Elmer,“我得把你带到安全部门处理,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回答我,你的…”他突然倒了下去,站在他身后的Ives放下了抬起的手臂,Elmer看到他腕部附着的骨头正缓慢地缩回他腕部的凹陷里,Ives俯身捡起了Elvis的枪递给了Elmer,“我觉得您可能遇到麻烦了,就找过来了。”注意到Elmer盯着自己手腕的眼神后,Ives补充道,“就像您想的那样,我是个Mortimer*.”他扶起了Elvis,“我们现在各掌握对方的一个秘密。”

*Mortimer:生活在距人类常驻星系不远的Mercury星系,在与另一类似种族Fontimer间的战斗中失利被驱逐,寄居于人类星系,可通过人体分泌激素及信息素感知人情绪,或依靠附骨分泌物【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信息素】对人体产生一定的影响,分泌物常被做“爱情灵药”,因此多被猎杀以获得附骨,由于其种族内女性个体较少,男性多为双性,另一性征需特殊刺激后显现,长寿种族,可以同人类孕育后代,无生殖隔离,但后代易产生遗传病,极易于幼年夭亡,后代成年体大部分是Mortimer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