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 7

Credence抱着一袋子东西从杂货店里走了出来,Graves的任务即将完成,不出意外他今天晚上就可以回来,Credence打算给他的先生一个小小的惊喜,虽然他对烘焙并不在行,但他有个不错的老师,正当他拐过墙角,踏进那条位于安全屋后面的暗巷时,他同一个瘦高的男人撞在了一起,牛皮纸袋掉在了地上,里面东西撒了一地,“噢,我非常抱歉!”撞到他的人边说边俯下身帮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东西。“没关系,先生,我自己可以。”Credence盯着地面,直到把东西都放回了纸袋里,他才略微抬头,快速地看了一眼对方,“谢谢您,帮我把这些捡起来。”那个男人穿了件孔雀蓝色的风衣,有一双好看的绿眼睛,看起来十分温和。“噢…这没什么,您住在这边么?”他问道,“是的。”“我是来这里找人的…但是,我好像有点迷路,您知道Percival Graves先生住在哪里么?”“您认识他?”“我是Newt,Percival的同事。”“他就住在这边,我是说,他现在不在。”Credence停顿了一下,“我…和他住在一起,嗯…他快回来了,我想您可以去他家等他。”“谢谢。”Newt笑了一下,笑容使他看起来非常温柔,Credence不确定这个词是否应该用来形容Newt,反正Newt让他觉得安全。
Credence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前,他敲了敲门,先是两下,空了一会,敲了一下,之后又是两下,随着一阵脚步声,门被打开了,“Credence,你回来晚了…”Grindelwald说道,接着他看到了Newt,“你还带回来了一个…陌生人。”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Newt显得有些惊讶,“噢,他是来找MrGraves,他是Mr.Graves的同事。”Credence说道,“他没带任何武器,所以我就带他上来了。”“好吧,让他进来吧,尽管他并不算Percy的同事。”Grindelwald看了看Newt,那个眼神让Newt不太舒服,“让他在客厅待会吧,我这边需要你帮个忙。”Credence把Newt带到了客厅,之后抱着那个纸袋进了厨房。
Grindelwald正在把一碗面糊搅拌均匀,“Mr.Grindelwald,我不该带他上来…对么?”“对,但你这么做也没造成太大威胁,所以我们可以先把他放放。”Grindelwald把那碗糊状的东西推给了Credence,“去洗手,之后把这些灌到曲奇枪里,我把模子放到烤箱旁边了,你烤饼干,我得接个电话。”他在水池边洗了洗手,之后走进了厨房隔壁的储藏室,重新带好了耳麦,“你继续说。”“Sir,我查了一下Barebone,他们和第二萨勒姆关系紧密…”“那帮神神叨叨的疯子?”“是的,我还查到了几份收养记录,Credence是其中之一。”“他没有被搅进什么烂摊子吧…鉴于那帮疯子在做疯子才做的生意。”“应该没有,但是Riddle认为他有。”“Riddle我会解决的,另外,我觉得你完全不明白什么叫看住对吧,其中一个正坐在我家客厅。”“我很抱歉,Sir.”“如果你不想去冰岛找Yacob作伴,你最好明白抱歉的真正含义。”“当然,Sir,我会处理好的…”Grindelwald摘下了耳麦,接着他听到了厨房里发出的一声不算小的响声,“Credence?”他走进了厨房,意料之中的,烤箱冒着黑烟,Credence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我很抱歉,Mr.Grindelwald,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就这样了。”Grindelwald走到了碗柜边,把电闸切断,“没事,Percy也这么干过,我都习惯了。”他看了看冒着黑烟的烤箱,“我想没有惊喜了。”Credence低下了头,“你现在立刻去咖啡店,让Dimtri给你烤一盘。”Credence的眼睛亮了起来,接着他就跑了出去。
Grindelwald把烤盘里的黑色的块状不明物盛了出来,端了出去,Newt仍旧坐在沙发里,“Scamander,”他微笑着看了看Newt,“吃饼干么?”
直到Graves回到安全屋,Credence都没有回来,Grindelwald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回来了,那种预感至今一共出现过三次,其中两次他都与死神来了个擦肩而过,看了看相谈甚欢的Graves和Scamander,Grindelwald拿起了自己的大衣,顺手拎上了Graves的枪就离开了,安全屋离咖啡店不算太远,十来分钟后,Grindelwald就到了咖啡店所在的那条街,咖啡店被挂上了“Closed”的标志,反常至极,Grindelwald绕到了咖啡店的后门,他刚把门推开,一把枪就抵在了他的后脑处,“Mr.Summer.”Grindelwald顿时松了口气,最多只是Tommy,Riddle还在和他的上一任老师斗智斗勇,“把枪放下。”“…我怎么会带着枪呢?”Grindelwald微微转身,“别动。”那个人立刻吼道,“我得把枪递给你对吧…要不你自己来拿也行。”在那个人的摸到枪套之前,Grindelwald非常直接了当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之后一刀划开了他的脖子,“你说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中介人很好对付?”Grindelwald把短刀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之后走进了咖啡店。
不出他所料,Credence不见踪影,Dimitri被绑在一把椅子上,Tommy正站在柜台后面,别弄脏咖啡店,Grindelwald做了个深呼吸,别想着拿你的蝎式扫他们,“你们在等我吗?”他问道。Tommy回过头带着点惊讶地看着他,“我说过,Tommy,别碰我的男孩。”“Mr.Summer,不,或许该称您为Mr.Grindelwald,是Riddle让我来的,他想做个交易,用Scamander来换那个男孩。”这句话换来了一声轻笑,“行啊,在哪里?”“三个街区外的Phoenix旅店,明天下午3点。”Tommy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站在Grindelwald面前,“既然您同意了,那…”在他说完话之前,一把刀从他的肋骨下方扎入,停在了他的心脏里,店里的其他人立刻把枪对准了Grindelwald,“把枪放下吧,我死了怎么和Riddle做交易?”片刻之后,举起的枪都被放了下去,“把尸体带上之后滚。”很快店里就只剩下Grindelwald和Dimitri,“把自己解开,之后把这里清理干净,所有东西复原,明天8点前,我的店可以正常营业,明白了吗?”Dimitri点了点头,“很好。”,Grindelwald环顾了下一片狼籍的咖啡店,“所以说事情只要沾上Dumbledore就没好事,对吧?而且,我的运气还会变的奇差无比。”他抱怨道,“而我还得给Percy解释他的宝贝男孩怎么丢了。”Dimitri有点战战兢兢地看着他,“那么,晚安,Dimitri.”“晚安,Sir.”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