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The 54 饥饿游戏au

3.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where I told you to run,
so we'd both be free.
Graves在他21岁的时候开始担任战斗导师,自从巡回之旅后,他就没再见过Grindelwald了,直到他等来了和他搭班的宣传官,除了那头原本散乱的灿金色半长发成了一种更浅的铂金色之外,Grindelwald基本没怎么变,他们象征性地互相问候了一下,之后Graves就坐到了他自己的位置上,七区的抽签仪式开始了,Graves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第57届幸存者,Theseus,他们是关系不错的朋友,Theseus看起来比Grindelwald还苍白了一个色号,噢,他的小Artemis的名字就在那个玻璃容器里,Theseus恶狠狠地盯着Grindelwald背影,仿佛只要抽到Newt,他就要弄死宣传官。先是一个女孩的名字被选了出来,那个女孩阴沉着脸站在台上,接着Graves和Theseus就听到那个柔软的声音说道,“Newt Scamander.”褐色卷发,脸上带着一点雀斑的男孩被带到了台上,Theseus几乎要喊出那句“我自愿参加游戏”,但被他生生地忍住了,往届赢家除了世纪赛之外不能再参加任何一场游戏。抽签仪式很快就在那几句例行公事的废话里结束了。Graves被Theseus强行拉着去同Newt告别,之后当着Newt或许还有一直站在门外看戏的Grindelwald的面,Theseus几乎用尽了他毕生的词汇向Graves描述,如果他的小Artemis没能活着回来的后果。站在门外的人笑得不能自已,Newt安慰着他的哥哥,Graves一脸尴尬地看着Theseus严辞威胁他。
Newton·Artemis·Fido·Scamander留给他的战斗导师Graves的印象一直是个羞涩的男孩,低着头,连说话的时候都会避免眼神接触,完全不像他哥哥,大部分时间他都很安静,而这个正要被强迫性的送上游戏场的乖男孩只有见了鬼的14岁,Graves哀悼了一下他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家教。“他能活下来么?”Graves在Newt回他的车厢休息之后向Grindelwald提出了这个问题,那个金发男人正在点燃一支烟,烟卷早就消失了不是么,“有点信心,Percy,那孩子挺好的。”Grindelwald呼出了一口烟雾,“你想试试烟卷么?”最后这次关于Theseus的小月神在游戏中的存活率的问题以Graves被那股辛辣的烟草味呛出眼泪告终,Grindelwald自然而然地贴了上来,吻在他眼角,之后那股烟草味和一点泪水的苦涩气息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但很快就分开了,Grindelwald叼着那支烟卷用手帕擦干净了他的眼泪,接着,Grindelwald重新把吻印到了他的嘴唇上,并附带把他含着的那口烟渡到了Graves嘴里,他按着他的后脑勺不让他离开,直到Graves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他狠命地咬Grindelwald的嘴唇,他才放开了他,Grindelwald笑了起来,“你尝起来真甜。”他说道,他的嘴唇看起来有点肿,“你咬疼我了。”他半真半假地抱怨着,之后他起身离开,只留下Graves坐在那节车厢里,莫名其妙但又心情愉快。
七区离Capitol不算太远,因此,他们很早就在选手们的住处安顿下来并开始筹备入场仪式了,Graves对于入场仪式没有太深刻的印象,那时候他血管里充斥着致幻剂,他勉强记得他身上穿了件皮质外套,腰带上是二区的标志,其余的基本上是噪声夹杂着模糊的画面,早就从他的脑子里淡去了。反观Grindelwald,他似乎对这种仪式性的东西极感兴趣,而且,不可否认,他的在穿衣搭配这方面的品味非常好,他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歌,选着那几张被送过来的服装概念图,Newt乖巧地坐在一旁的长沙发上,过了会儿,Grindelwald手里的大部分概念图都进了废纸篓,剩下的图纸不足5张,Grindelwald叫进来了一个仆人,让他把图纸带给服装设计师,务必要求次日下午之前完成制作,Avox仆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于是房间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Grindelwald有点心不在焉地问Newt,“你打算怎么活过比赛?”Newt低着头,盯着光洁的地板,过了半晌,他轻声问道,“我想我可以和那些生物交流,他们会听我的,呃…就是你们放进树林里的那些。”Graves没太明白他说了什么,而Grindelwald看起来比刚刚严肃了一点,“你确定吗?Scamander.”那个有点内向的男孩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得让控制室早点把它们放下去。”“是'他们',Mr.Grindelwald.”“如你所愿,'他们',去休息吧,Scamander.”严肃只维持了一下,就消失在那个半真半假的微笑里了,“我得跟你的战斗导师商量点事情。”于是,男孩非常乖巧的起身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好奇么?”连那个笑容也很快消失了,Grindelwald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铁盒,“你知道,游戏里还有一些变异的生物,猎犬啊,杀人蜂啊,什么的。”他停了一下,从那个小铁盒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胶囊放进嘴里,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把那颗药吞了进去,“但他们都得有个实验期,为了方便模拟,有的时候会把他们放到七区的林子里。”他把那个小铁盒扔给了Graves,“设置一个隔离区,往里面放几个,总理先生不太喜欢的人,过上几天,再回来看看,效果好就留存数据,不好的话,再改进,残次品就扔到污染区。”Graves也取了颗药,“Artemis可以和他们打交道?”“你指的是Scamander?是的,他可以,要知道,那些动物实际上挺可爱的。”“你想让他借助点外力?”“是啊,内部消息,这次他们加了'新版雷鸟'的模型进去。”Graves盯着药粒看了一会儿,“所以,Artemis会没事?”“当然,你得对他有点信心,他可是七区到目前为止年龄最小的参赛者。”
Graves把那粒白色的胶囊凑到唇边,“告诉我,Gellert,这是什么。”“我不知道。”Grindelwald把视线聚焦到了天花板上,那粒胶囊消失在了Graves的唇边,“希望别是毒药。”他说道。
Newt在比赛前的环节并不算令人满意,他太内向了,那双好看的绿眼睛里总是充斥着点羞怯的意味,但这并不妨碍他获得极高的支持,57届游戏赢家Theseus Scamander的弟弟,创下游戏中杀死23人记录的Percival Graves的学生,连他的宣传官都是最好的,在Newt进入准备室时,他的服装设计师同时也是他的宣传官的Grindelwald把他那两条修长的腿架在铁质桌面上,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不算太耐心地给男孩穿好统一服装,“Scamander,”Newt听到自己的名字后骤然站直了,“你知道,每个区的选手都要有一个标志…”他认真地给男孩别上了一枚徽章,那徽章上一圈冷杉树枝环绕着一只展翅的雷鸟,“希望你会喜欢。”男人嘴角噙着他一贯的假笑,“往树林里跑,你比他们都熟悉那里。”Newt点点头,走进了那支透明的传送管里,Grindelwald像他挥了挥手,以示道别,20秒倒计时开始,Newt感觉到他在上升,最终他站在了一个小平台上,5秒倒计时开始,接着游戏开始。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