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GGPG性转,侏罗纪世界半au,文风诡异
有引用原电影台词部分
慎入

1.
“你有双很漂亮的眼睛。”金发的女孩隔着围栏说道,她那对异色的双眸闪闪发光,可爱极了。“我可以进去么?”围栏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的女孩问道,“当然,”金发女孩眨了眨眼,“那个信号杆下面有个电箱,关掉它就行了。”很快,黑发女孩就翻过了防护电网进到了围场里,“我叫Percivia.”她向金发女孩伸出了手,“大部分人管我叫13号,但我想你可以叫我Gerda.”
28岁的Percivia Graves从梦境中醒来,她记得,后来那个叫Gerda的女孩被闻讯赶来的工作人员注射了镇定剂,她们做了大概不到20分钟的朋友,以至于Percivia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把这当成是当时5岁的小Percivia的臆想,不会有人把小女孩关在加了电网的围场里的。但头一次,Percivia允许自己荒唐一会,她在脑海里勾勒出小女孩Gerda的容貌,金发,异色的眼睛,她笑起来有一对酒窝。
第二天早上,在Percivia去和那三个集团代表谈他们的投资问题之前之前,她接到了Theseus Scamander的电话,“早上好,Percy.”英国男人听起来心情不错,“什么事?”“小Artemis要去公园做个科普讲座。”“是的,我知道,那个讲座安排在明天上午。”“emm,我能托你照顾他一下吗?本来我要和他一块过去的,但是我下午得去桑迪亚戈开那个两天的董事会。”“可以,他的航班在什么时候?”“应该下午到你们那里,对了,他有个助手和他一块过去。”“我会让Tina去接他们。”Percivia挂断了电话,挂上了一个礼仪性微笑,实验室的那道玻璃门在她面前打开,“各位,”她看向那几个集团代表,“欢迎来到侏罗纪世界。”她领着那几个已经把大部分资金投入到公园建设中的集团代表进到了实验室的内部,“如你们所见,我们的研发部门的最新成果,这不是单纯的杂交,这是人类科技的结晶,所以我还要感谢你们之前慷慨地提供大量的赞助资金……”Percivia做了一个小小的停顿,“要知道,现在孩子们已经习惯了长颈龙和角龙,它们已经变得和中央公园里的大象一样平常,因此,公司采取了转基因技术创造出了一只更大、更奇特、更震撼人心的恐龙。”Percivia走到了操作台前调出了一段DNA双分子螺旋结构,“女士们,先生们,”她轻轻呼出一口气,避免自己因为那个诡异的名字做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允许我向你们介绍——暴虐霸王龙,”伴随着那段螺旋结构缓慢的旋转,她继续解释道,“它身长15米,和霸王龙相当,但是,更加危险凶残,根据我们科学家的数据推测,霸王龙也可能属于它的食物范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个计划投入实验。”一个男人打断了她的解释,“它已经被制造出来了。”
这个名字诡异的新资产明显吸引了足够的兴趣,那几个集团代表纷纷会赞助更多资金。Percivia扫了一眼她的时间表,两个红色的星号,分别标志着“11号围场,参观,Mr.Shaw”和“Grindelwald”,她想了想,在“Grindelwald”上面补了一个“Scamander”.Percivia乘电梯到了顶层的停机坪上,Mr.Shaw,MACUSA的销售部经理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他们互相问候了一下就登上直升机去往11号围场了,带着一副耳罩,Percivia打开了手里的资料,扉页上用黑体字写着Gellert Grindelwald,前德国雇佣兵,MACUSA雇员.一旁贴着一张模糊的照片,照片模糊到仅能辨识出这是个人。飞机停在了围场外,Mr.Shaw算得上是迫不及待地跑到了控制室里,Percivia跟在他后面,黑色的坡跟皮鞋敲击在钢制楼梯上嗒嗒作响,站在控制室里,“围墙还没建好吗?你保证过三个礼拜后就可以展示它了。”Shaw问道,语气中带着点疑惑,Percivia轻轻挑了一下眉,继而说道,“它需要更高的围墙,它比我们的专家预测的大了一些。”她顿了一下,“当然,我不知道你们造出来了个什么东西,它在一次喂食中差点突破牢笼,并顺道叼走了它的喂食员。”“好吧,我能看看它么?”“当然。”Percivia让那个坐在一旁啃三明治的员工用机械臂扔了块肉下去,随着一阵树叶的沙沙声,一点白色的鳞甲露了出来,接着是一阵撕扯和咀嚼的声音,“它是白色的?”Percivia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你担心吓到孩子们?”她问道,Shaw发出一声感叹,“它简直会是家长们的噩梦。”“如果不想让它成为你的噩梦,就别质疑安全部的任何决策,而且,”Percivia勾起了一个笑容,“Mr.Shaw,希望您还没忘记,我是安全部的负责人。”“当然…Ms.Graves一切都会按您说的完成。”
Percivia回到园区的时候已经将近12点了,之后她接到了她的下属的电话,在嘈杂的环境背景音中,她勉强辨识出了Tina的声音,“Ms.Graves,我已经接到Mr.Scamander和他的助手了,我把他们安置在了6号客房里。”“非常感谢,Tina,你可以回主控室了。”她的下属给她汇报了一点关于围场新设计的想法,就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手表,Percivia决定把Theseus的小月亮排在午饭和德国雇佣兵之前,于是她向着客房的方向走去。
她敲了敲客房的门,不多会门开了,棕褐色卷发的年轻男人冲着她笑了笑,他那双绿眼睛闪闪发光,“午安,Percivia.”“午安,小Artemis.”Newt的脸有点红,他把Percivia让进了屋子,Percivia注意到角落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黑发的男孩,看起来也就15岁左右的年纪,“这是Credence,Credence Barebone.”Newt向Percivia介绍道,“你哥哥说这是你的助手?”“嗯,是的。”Newt的头更低了,这是他说谎时的惯用动作,Percivia笑了笑,“那好吧,在你明天的讲座之前你和你的小助手都可以在园内自由活动,大约6点左右我会带你们去餐厅。”Newt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那晚上见,小Artemis.”
2.
从客房离开之后,Percivia直接开车去了实验基地,她把车停到了围场外,有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向她走过来,“有什么事情么,女士?”“我想找一位姓Grindelwald的工作人员.”“您是指Gellert Grindelwald?”“是的。”“请跟我来。”那个员工把她带到了围场内部的防护栏外,“Ms.Grindelwald.”他冲那个站在防护栏里面喊了一声,防护栏里面站着一个正在安抚一只,Percivia思考了一下那类恐龙的学名,应该是迅猛龙,不管是什么,反正那个叫Gellert Grindelwald的女人站在它身边,而那只恐龙乖巧的低着头。那个工作人员向Percivia解释道,“自从上次有个新人掉下去之后,Grindelwald就开始在围栏里面进行训练,刚开始我们还担心,但现在,那几只迅猛龙简直就像她女儿似的。”Percivia笑了一下,“您有个访客。”那个工作人员说道,“噢,如果是InGen的人,请务必让他滚…”Grindelwald回过头,之后那个滚回去就卡住了,“你?”“你!”明显两种不同的语气,Grindelwald是惊讶,Percivia绝对是气愤,她记得,就是这个女人把她的安全系统贬低到一无是处,在某一次董事会上,作为一个该死的顾问。“又见面了,Percy.”Grindelwald听起来挺愉快的。她拍了拍那只迅猛龙,“自己玩去吧,blue,别和那几个女孩在闹脾气。”那只带着蓝色条纹的迅猛龙就跑进了丛林里,而Grindelwald走出了护栏,“对于我们糟糕的初次见面,我得表示歉意。”这话听起来一点都不抱歉,她比Percivia略高了一点,穿着深蓝色的牛仔布外套,袖口卷到了手肘以上,露出了小臂上的一处纹身,那是一个诡异的图案。“什么把你带到了这,Percy?”Percivia板着脸,盯着她面前的女人,“InGen想邀请你去训练一只恐龙。”“噢,就因为我接手了这帮小混蛋,你们就想再扔给我一个?”“我们制造出了一种新的?”“制造?你指的是用各种零七八碎的基因拼起来的那种?”“Ms.Grindelwald,如果您不想去…”“Percy,你可以叫我Gellert,以及,我可以去看一眼你们造出来的那个,你们给它取名字了么?”“公司把它称为暴虐霸王龙…它的基因大部分来自霸王龙。”这个名字换来了一声嗤笑,“那我们就去看看…em…Rexy吧。”Grindelwald停顿了一会,给那只恐龙取了个昵称,尽管不太好听,但你不能指望一个叫Gellert的女人有什么取名天赋,Percivia这么想着打开了车门。
于是Percivia在一天之中第二次来到了11号围场,“唔,看起来不错。”Grindelwald在走进控制室之前说道,“它去哪了?”Percivia敲了敲玻璃,“刚刚我来的时候它还在,扔块肉下去。”她对那个胖员工下达了指令,机械臂悬在半空中,没带来任何反应,“真奇怪。”Percivia再次敲了敲玻璃,“哦,或许这地方有个地下室?”Grindelwald走到了靠近围场墙壁的那面玻璃,“Rexy真可怜,也就和那个机械臂交流交流感情。”她这样说道,Percivia开始检查热感应装置,刺耳的提示音,告诉了她结果,那只恐龙不在围场里,“怎么可能…”“Percy,那些抓痕之前就在么?”Grindelwald问道,几道抓痕延伸到了接近围场顶端的位置,“它的背部有追踪装置,我得去主控室。”她几乎是冲了出去。“我们得下去看看,是吧。”Grindelwald看向了那个胖员工,提出了一个友好的建议,那个分不出下巴和脖子的男人点了点头。
Percivia先给主控室打了一个电话,“Tina,现在检查一下暴虐的追踪装置,我需要立刻得到它的准确位置。”过了一小会,那个可靠的员工就回复道,“Ms.Graves,它就在围场里,怎…圣路易斯啊,怎么有人在里面!”“让他们出来,Tina,让他们赶快出来!”永远镇定的InGen安全部门负责人,Percivia Graves声音颤抖着下达指令,之后她把油门踩到了底。
实际上在踏进围场的时候,Grindelwald就觉得有那么点奇怪,这是在她还不姓Grindelwald的时候就伴随着她的一种本能反应,她走向那面墙壁,一个维修工正站在那里,抓痕显得触目惊心,但是太浅了,她摸了摸其中的一道,连她的小混蛋们中最轻的Delta都没法凭借这种力度爬出去。接着那个胖员工的传呼器响了起来,那短粗的手指按了几次才把传呼器接通,嘈杂的声音中,有一个女声拼命喊道,“它在里面!它在里面!”Grindelwald的第一反应就是往他们下来的入口跑,在冲进树林后,她听到了几声植物断裂的声音,她猛的停了下来,一只白色的,长着鳞甲,大概有4米多高(她用她的迅猛龙的身高做标准计量单位),身上带着一些变异后的突起的恐龙,Rexy向他们咆哮了一声,Grindelwald反身向着围场出口的方向跑,那个倒霉的和她一块跑过来的维修工伴随着一阵咯吱声成了开胃菜,见了鬼的InGen,那个胖员工刷开了出口,跑了出去,接着,主控室开始关闭那扇门,好吧,应该是见了鬼的,怎么他妈还没倒闭的InGen,它活该倒闭,Grindelwald开始思考她是不是该放弃继续穿厚底运动靴的爱好,她的小腿肌肉快要抻断了,她通过了那扇正在关闭的门,之后滑进了一辆越野车底部,他们可爱的人工合成的Rexy先生或者小姐,从那扇门里挤了出来,这可不是绅士或者淑女的作为啊。她大概9吨重,Grindelwald决定把它当成一个女孩,如果Rexy真的混了霸王龙的基因绝对有这个体重,她走向了那个藏在车头处捏着十字架瑟瑟发抖的员工,明智的选择,Rexy小姐的主菜选的不错,她趴伏在石子地上,看着Rexy小姐掀开了那辆车,吃了她的主菜,感谢雇佣兵们分享的好习惯,Grindelwald掏出了一把strider格斗刀划开了越野车的汽油管,粘稠的液体就像是第二层肌肤,Rexy小姐走了过来,她低下头凑到车下嗅了嗅,接着,她发出了一声咆哮,她需要口香糖或者漱口水,Grindelwald静止在那辆车下面,过了会,随着震感消失,Rexy小姐离开了她的围场。
Percivia一进到主控室就感受到了一种非常严肃的气氛,几个安全部的员工一脸歉意的看着她,她看了看大屏幕,一个小红点正快速的移动着,“所有人保持镇静,最近的景区在80英里外,立即疏散人群,给我接通展品控制室,通知他们进行实弹…”“禁用实弹,Ms.Graves,那是价值几百万美元的资产,而且我有自信像我们这样的地方能处理好这件事。”Shaw走了过来,如果他只是销售部经理,Percivia有信心让他知道什么叫19号事件,但他还是InGen某个重要股东的爱子和半个公司负责人。于是,她说道,“你们听到Mr.Shaw的话了,禁用实弹。”这个时候,电梯的位置传来了一阵争执声,准确来讲是一句“你不能进去,你没有权限。”接着是一声闷响和半声惨叫,Grindelwald走了进来,她的外套被浇透了,“Percy,Percy,”她笑着走向了Percivia,“你们造出来的Rexy小姐绝对不是只恐龙了。”她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另一旁投影上的代表着展品控制室成员的心跳的曲线,“没用实弹?”“那是InGen的资产。”Shaw重复了一遍,“哦,”Grindelwald靠在了操作台上,“你的资产会把这群人当成主菜后的甜点和一点餐后娱乐。”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差点被恐龙吃掉的人,“Percy,主菜后是甜点么?”她歪了歪头,一缕金发从她肩上滑到了背后。主控制室的人们紧张的盯着屏幕,安保人员离那只恐龙越来越近了,距离缩短至英尺,为首的男人蹲下身,拾起了一块像石头似的东西,翻了过来,带着未干的血迹,追踪器闪着光,“opps,Rexy小姐把这个位置记住了.”Grindelwald说道,但她同时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拿过了被Shaw攥在手里的通讯器,“行动终止,撤退。”但已经晚了,随着一阵树叶的晃动,几声惨叫和射击声,领队的男人的曲线变成了一条直线,“永远学不乖?”带着点嘲讽的语气,Grindelwald站在Shaw面前,“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Rexy小姐的详细构造。”她离开了主控制室。
Percivia有点无神地坐在主控制室的操作台旁边,很好,一只恐龙,基因杂种,突破了安保措施,杀光了展品控制小队,还穿过了那道电网,她听见Tina正在和人通话,她听见她说,“Queenie,我挺好的,没事。”接着她猛地站了起来,她最好确认一下Newt还呆在园区内,她可是刚对他说过他可以出去转转,感谢Theseus,Newt的手机带着定位系统,象征着Newt的小红点停在了草食动物观赏区的边缘位置,Percivia把电话打了过去,没被接通,她立刻接通了后勤部,“请派一队安保人员到草食动物观赏区,13号事件。”对面一片嘈杂,一个男声抱怨道,“现在游客走失多的是,我们也希望能做到更好,但人手…”Percivia把通讯器直接甩到了桌上,接着一道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带着点德国口音的英语,“请让开,先生。”Percivia离开了主控制室,很快她就在挤满了人的游客大厅里看到了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员工制服外套的Grindelwald,那个德国女人斜靠在一个安全出口的标志下,“Grindelwald,”她走了过去,“我需要你的帮助。”“行啊,怎么了,Percy?”“我有个朋友走失了,他现在应该在草食动物观赏区。”“你想让我把他带回来?”Percivia点了点头,“他长什么样?”“我会跟你一起去。”Grindelwald把她打量了一番,“Percy,你认真的?高跟鞋和职业套装。”Percivia看了一眼Grindelwald的厚底运动靴,“没有我,你都走不到观赏区。”“好吧,Percy,那就走吧。”Grindelwald把过长的外套下摆在腰间系了一下,“你们的员工套装真丑。”
Newt Scamander觉得在他短暂的23年的人生里没有一天会如此糟糕,回顾一下这糟糕的15分钟,他带着Credence坐观光车到了草食动物观赏区,接着他就注意到了那只侧躺在地上哀鸣的角龙,作为一个生物学教授和善良的英国人,Newt决定过去看一眼,Credence也乐得和这些生物近距离接触,于是他给那只角龙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发现她只是误食了有毒的蕨类植物,在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观赏区内的草食恐龙突然开始发出惊慌的叫声,之后,他们身后的丛林中一阵响动,接着是一声吼叫,一只灰白色的恐龙从层层树叶的掩映里一步步地走向他们,bollocks,这是Newt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东西,他抓住已经在一旁大概是吓得愣住了的青年,开始往草食恐龙群里跑,Newt庆幸Theseus每个假期都强行把他拽出去晨练。不幸的是,英国人向来没什么方向感,美国男孩的方向感也比较差,他们停在了瀑布边上,而身后是那只白色的恐龙,于是他们当机立断地跳了下去。现在,Credence被水呛的伏在岸边咳嗽不止,回忆结束,很好,还是化石更安全。他扶起Credence,“你还好么?”他贴心地给男孩顺了顺气,男孩大概还没缓过来,只是点头。Newt扶着男孩往树林里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走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到展品控制室。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