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死于今夜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1.  

“Dear Percy,你最近走神的几率有点大。”德国男人端起了他的红茶,“Gellert,我捡了个孩子。”Graves听到了瓷器撞到了木质地板的声音,接着是寂静,一切都始于一个糟糕的刺杀任务,治安条件极差的公寓楼,门上的链锁都是坏的,就在Graves准备离开这个让他有点反胃的地方时,一个人,准确用词,一个孩子,撞进了他怀里,并用那双漂亮纯真的黑眼睛看着他说道:“daddy,我们回家吧。”Graves愣住了,他下意识地环视四周,接着他看到了一个男人正疑惑地看着他们,他身后是一间房门大开的公寓,隐约还能看见地上的血迹,于是Graves搂住了怀里的男孩,“走吧。”回忆结束,“我明天就把他送走。”“希望你能说到做到,Mr. Graves.”Grindelwald起身去收拾地上茶杯的残骸,“当然,你要是想养,我也没意见。”之后他接住了Graves手中即将落地的咖啡杯。

  这孩子就是个麻烦,Graves盯着坐在桌边正端着杯子喝牛奶的男孩,这样想到,男孩在被带到安全屋时一直在哭,“你叫什么名字?”“Credence.”“听着,Credence我很抱歉你的家人死了。”男孩哽咽了一下,“哪怕他们不那么做,有一天我也会亲手杀了他们。”“既然你恨他们,你为什么要哭?”男孩的眼泪流下来了,“他们怎么能杀Modesty?她才5岁,平时只是安静地坐着,从来不哭。”Graves拿出一张手帕给男孩擦了擦眼泪,他注意到男孩的手上有着不少疤痕,“Credence,你有其他家人么?”男孩摇了摇头,“先生,Mrs. Mary是我和Modesty的寄养家庭。我想我没地方去了。”Graves觉得自己开始头疼了。“我去给你再倒一点牛奶吧。”男孩乖巧地点了点头,他看着男人走进了厨房,接着,他的视线被放在会客桌上的箱子吸引了,男孩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打开了箱子,各式手枪整整齐齐地摆在箱子里,Graves端着那杯牛奶走出厨房就看到了男孩正在摆弄一把伯莱塔92F,“先生,您可以教我让我成为和您一样的人么?”之后男孩补充道,“先生,如果您不能帮我…”他的眼泪又要留下来了,“我今天晚上就会死,我能预感到。”有着良好素养的Percival Graves先生一天内差点打破第二个杯子。

  同样有着良好素养的Gellert Grindelwald先生,一天内打破了两个他最喜欢的杯子,“Graves?”德国男人惊讶地盯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孩,“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我说过,咖啡店不能有孩子!”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用一种嘶吼式的语调。“Gellert,这是Credence,Credence,这是Gellert.”他做了个言简意赅的介绍,“MACUSA有点问题,而你给了我一单生意,这意味着我两天之内管不了这个孩子,所以我只能把他安置这里。”美国男人真诚地看着德国男人,过了半晌,“好吧,Percy,仅此一次。”美国男人完胜。“Credence,是吧?”“是的,先生。”“你要吃块蛋糕啊吗?”德国男人离开了一会儿,之后他端着一块巧克力蛋糕回到了男孩身边,“你一定是吓到Percy了,他是个挺老派的绅士,比起美国人,他更像英国人一点。”Grindelwald端起了他的茶杯。“你想当个cleaner对吧,私人恩怨,hmm,你挺有天赋的,但太年轻了。”Credence盯着地板,他听起来有点害怕,“是的,先生。”“这就对了,当个乖孩子。Percy喜欢乖孩子,对了,他的名字是Percival Graves.”Credence点了点头,“我不太喜欢孩子,但你是特殊的那个。”

  Credence被安置在了咖啡店的阁楼上,“你有点让我想起一个小姑娘,Cre,她也是怯生生的。”Grindelwald给男孩盖上了条毯子,“Mr. Grindlewald那姑娘最后怎么了?”Credence问道,“啊,这不能当睡前故事听。”Grindelwald把床头灯关上,“我挺喜欢你的,Cre,所以我不想吓到你。”金发男人笑了,“我杀了她,非常干净的用一把冰锥割断了她的脊椎神经。晚安,Cre.”

在接近凌晨3点的时候,Credence被他的噩梦惊醒了,他看到Modesty小小的身躯躺在暗处,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无神地盯着他,小小的樱红色的唇瓣张合着,“Cre,为什么不救救我?”他开始尖叫,如同被宰杀前的羔羊,阁楼的门开了,“噩梦?”德国男人的金发显得有点乱,Credence点了点头,“先生,”他听起来要哭了,“我是不同的,对么?”“是的。”“如果Mr. Graves不肯,您会教我么?”Grindelwald把男孩搂进了怀里,“我会的,Graves也会的。”男孩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for peace,not for revenge.”他在Credence耳边呢喃着。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