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on

Absolutely insane

沉眠在火漆印中的信笺

预警:人物可能ooc,毕竟这算是个写出来自娱自乐的片段…


西幻au
这是Rumlow第三次在信纸上写下“Dear James”了,接着,手一抖,一片墨迹粘在了信纸上,“操…”他骂了一句,把信纸团了团放到一旁,都怪那个该死的Stark,要不是他天天把Rogers抄的情诗和一些堆满了黏糊糊的词语的信笺在他家小崽子面前晃,小崽子怎么至于非要让他也写信,他怎么说的来着,“要有封蜡。”他拿过了第四张信纸,“Dear James.”非常好,一点都没有手抖,但只是片刻思索后,那张信纸就成了他身旁废纸堆中的成员,最终,信件的开头成了一个简短的称呼,“Winter”,笔尖做了片刻停顿,接着他写道,“我们正驻扎在格兰德高地。”嗯,这样挺好的,他可写不出Rogers那种黏糊糊的爱情宣言,“根据指令,我们会对周围的森林进行搜索,寻找龙的踪迹。”小崽子喜欢龙,如果这次顺利的话,他没准能给他带片龙鳞回去。他正准备再编几句,Rollins急匆匆地冲进了他的帐篷,“我们在西边找到了几个猎人,他们声称自己见过龙。”“问清楚位置,让他们准备好东西,先派几个人去看看再说。”Rollins点了点头就离开了,Rumlow盯着信纸看了一会,最后提笔写下,“看在Rogers那些黏糊糊甜腻腻的信件的份上,我爱你,小混蛋,拿着这玩意去给Stark看吧。”之后,他署上了名字,把信纸拎起来抖了抖,确定墨迹晾干后,他把信纸叠好,放进一个写着“To James Buchanan Barnes”的信封里,把漆蜡在火上烤化,小心地滴在信封上,再把火漆印按上去,大功告成,希望小崽子以后不会再拿这事烦他。Rumlow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一张羊皮纸,现在就得感谢Stark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接收到Rogers信笺而编写的传送阵,小崽子从Rogers那里搞了一份,他把羊皮纸铺开,把信放到传送阵中间,“James Buchanan Barnes.”传送阵闪了闪,信就消失了。
Rumlow把那张羊皮纸丢回到箱子里,Rollins又进来了,“他们去看了,找到了龙息的痕迹。”“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也过去。”Rollins皱了皱眉,“队长,你觉得那个博士提供的东西靠谱么,黑箭都不一定能穿透龙鳞。”“如果那玩意没用,Pierce就不会花那么多钱雇他。”Rumlow从他的箱子里拿出了两支长箭,箭头下藏着一个装药剂用的凹槽,他从衣袋里掏出两个水滴形的胶囊放进了凹槽里,“诸神保佑,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干这个,我和他们的合同到期了。”
第一支箭嵌进了龙鳞的缝隙,药剂已经注入了那条龙的体内,但很快,黑龙腾空而起,把龙息喷向了雇佣兵,Rumlow下意识地拽上Rollins就往树林里跑,有几个人跟了过来,“所以说…Pierce的佣金…花亏了。”Rollins一边靠着树干喘气,一边问道,他们跑出了一段距离,但仍能听到同伴们的惨叫声,“那玩意或许有个生效时间,在药物起效前,我们最好再离远一点。”惨叫声被甩在了身后。树林深处光线变得昏暗,他们听到了那条黑龙咆哮如雷,“操,那个药剂为什么还没起效?”Rumlow骂了一句,接着树冠上燃起了烈焰,那条该死的龙在他们上边,正准备俯冲下来,杀死这些剩余的侵略者。
火焰,烧焦皮肉的气味和惨叫声占据了所有人的感官,Rumlow不想死,他还没看到小崽子把信打开时的表情,他还没履行他那个,合同到期就去开小酒馆的承诺,他还答应过他的Winter很多很多的事情,于是,Rumlow把剩余的那支箭放进了弓弩里,对准第一次射击造成的伤口,在他扣动扳机之前,他被龙息裹了进去,他的皮肤被强腐蚀性的空气侵蚀着,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等Rumlow醒来时,他仍在那片树林中,但周围只剩枯木,那条黑龙的尸体就在他身旁不远处,他感觉到皮肤上的刺痛感,他的胳膊上布满了龙伤的痕迹,他勉强站起来,四周一片寂静,他试着喊了几个队员的名字,他的声音沙哑的可怕,而且无人应答,操,他在期待什么,他们很有可能都死了。接着,他愣住了,一种力量试图从内部撕开他的躯体,巨大的疼痛感击中了他,他的背部像被撕裂了一样,Rumlow在颤抖中回过头,半边黑色的蝠翼在他的背部缓缓展开,他真应该就那么在龙息中死去,毕竟那样,对他和小混蛋都好。
在Bucky得知Rumlow死于他最后的任务的第三天,Steve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离格兰德高地不远的小镇人们开始毫无缘由的死去,死者身上烙着恶魔的印记,“Buck,那是一个白色的交叉,Crossbones。”Steve说道。Bucky那双黯淡了三天的眼睛忽然亮了,“那是Rumlow的符号。”他说道,而后他又重复了一遍,仿佛在确认自己没有做梦。
从首都到那个小镇只有三天半的路程,Bucky似乎短暂地恢复了生机,笑容出现在了他脸上,但Steve清楚,笑容下面掩藏着绝望和痛苦,作为圣骑士,他们的职责是铲除一切邪恶,其中绝对包括杀死恶魔,无论他生前的身份。
那个小镇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热闹与喧嚣,压抑和悲伤的气氛笼罩了镇民,一场葬礼正在进行,广场上站满了人,死者是小镇上的牧师,Steve和Bucky站在人群外围,新晋牧师的悼词在人群低低的议论声中显得模糊,忽然人群一阵骚动,他们身旁,一个女孩忽然倒了下去,Steve本能地靠过去扶住了她,苍白的皮肤和冰冷的温度,她已经死了。女孩的唇畔上的白色交叉意外地显得格外醒目,“Bucky,你看…”他没得到回应,Steve回过头,只看到了一个朝一条小巷走去的背影。
Bucky在女孩倒下的一瞬间,看清了她身旁的人,那是Rumlow,只是脸上多了几个凹凸不平的疤痕,他向他微笑,又冲他他比了个口型,“come”,Bucky跟了上去。“我以为你死了…”Bucky小声地说道,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我确实死了。”Rumlow给了他一个笑容,接着,一对带着一部分残缺的蝠翼出现在他背后,“只不过执念太深让我留下了…小混蛋,别那么看着我。”笑容消失了,Rumlow清晰地读出了Bucky眼中的戒备,他显得有点无奈,“我得让另一半的翅膀长出来,我总不能一直介于怨灵和恶魔…”“Bucky!”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话,Rumlow皱了皱眉,“我不想攻击你们,但是这看起来不太实际。”下一个瞬间Steve直接被贴到了墙上,“Winter,至少别对我念驱魔咒,那不管用。”“十字架呢?”Rumlow笑了起来,“不会比龙伤疼。”
Bucky拽着Rumlow的领子吻了上去,唇齿相接时,他把压在舌头下面的十字架推了过去,之后他就得到了和Steve相同的待遇,Rumlow把那个铁制的小十字架吐了出去,“操,还是挺疼的。”他抱怨了一句,“你看那封信了么?”Bucky摇了摇头,他显得十分困惑,“这很好,我们刚刚亲过了,你塞进来一个十字架,我给你打上一个记号。”Steve看起来愤怒至极,“把信给我,我就消掉那个标记。”两个圣骑士愣了一下,“对,就是你们想的那样,”Rumlow有点不耐烦地把挣扎着脱开半个身子的Bucky拍了回去,“我没有尸体,那封信没准就是我留下来的原因。”“你寄给我了,那是我的信。”Bucky非常认真地说道,“而且我没带在身上。”Rumlow发出了一声嗤笑,“糟糕的谎言,Barnes,我不想在这里多耗时间…把信给我,这样对我们都好。”Bucky抿了抿嘴,“好吧。”他说道,“你放我下来,我拿给你。”那股把他按在墙上的力量消失了,他落到了地上。
Bucky把手伸向口袋,手指划过了信封,他看了看Steve,又把视线移向了他的爱人,他努力把他的样子刻在了脑海里,最终他的手指停在了一个铁制的小水壶上,Rumlow的眼睛里划过一丝疑惑,接着就被浇了一身圣水,他发出了一声惨叫,而Steve趁机挣脱了束缚,用一支圣檀木钉进了恶魔的躯体,这个举动又换来了一声惨叫。“烧掉那封信,Bucky.”
Bucky掏出了那封信,“烧掉它,这已经不是Brock Rumlow了。”Steve向他喊道,Bucky皱了皱眉,他拿出了火柴,“唔…Captain,有点晚了。”Rumlow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带着点得意的笑容,下一刻他从圣檀木下脱出,一对完整的蝠翼出现在他背后,“至于你,Winter…我以为我可以信任你。”那个笑容加深了几分,加上他脸上的伤疤显出一种狰狞的感觉,Bucky点燃了那封信,恶魔作为人的尸骨或联系人世的信物被点燃时,恶魔将会被摧毁,这是圣骑士的第一课,但Rumlow没有像那些被他们杀死的恶魔一样燃烧起来,他就站在那里,那或许已经不是Rumlow了,那是恶魔Crossbones,一个源自怨灵的新生的强大的恶魔,“这可…真是个惊喜啊,Winter.”恶魔说道,那封信重新出现在了他手上,“不过,我对你有点失望,或许下次见面再试着杀我吧。”恶魔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那是很多年之后的一个夏天,一个女孩长椅上,她漂亮的脸颊上满是泪水,“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女孩抬起埋在掌心的脸颊,一个男人坐在她身旁,他侧脸上印着几道浅浅的疤痕,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却让人无比安心,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倾诉,毕竟她那么委屈,“我的爱人…”女孩抽噎了一下,男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抚,“我信任他…我那么爱他…”“唔…”男人低低地叹了口气,“爱人都不算太值得信任,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你需要么?”女孩愣了愣,她不太确定她想这么做,男人笑了笑,声音放地更柔和了些,那带着迷惑性的声音在女孩耳边响起,“要知道,Melda,正因为你想杀他,在你的思维深处,这个念头是这么的强烈,我才会出现。”“会有什么代价吗?”女孩仍旧哽咽着,“这听起来很像十字路口交易。”“Melda,今天或许是我们俩的幸运日。”男人笑了笑,“我会让那个把你晾在自己婚礼上的混蛋付出该有的代价,而你,我只要你一半的灵魂。”女孩眨了眨眼,“成交…我们需要亲一下吗?”男人被她逗笑了,“我们可以不这么做。”他在女孩的手背上划了一个交叉,“这样就行了。”“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如果疼痛有个顺序,那么爱情排在第一,龙伤排在第二,失去灵魂估计得在一百名之后了。”男人从长椅上站起身,“Melda,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待会如果有一个装着金属手臂的人路过,请把他拦下。”“我该怎么拦住他?”“唔…”男人思索了片刻,“你就喊他“Winter”,到时候你就把这个给他。”一封信凭空出现在男人手中,“希望他这次别再烧了…”男人笑了起来,“这么久了,他还是不明白,他得烧他自己才能管用。”

评论(1)

热度(15)